首页 > 总裁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276章 教你做个人(第一更)

作者:寒武记    

    来到电影院外面,沈齐煊抬头看了看夜空,从兜里掏出一支烟,用手拢着,打火机咔嗒轻响,点燃了烟头。

    他站在一根大圆柱旁边,也是背光处,只看见他手指间一点点烟火明明灭灭。

    早春的京城夜晚,还是有点冷。

    不过他身上的西装都是高级定制,全部用天然面料,羊绒含量很足,非常保暖。

    而且他心里像是有股火,燥得很。

    几个保镖悄没声息跟在他身边,分了四个方向站立,行使着自己的职责。

    这些事情不用别人说,他们都站在不显眼的地方,既不会打扰到沈齐煊的独处,也不会让他落单。

    全国首富请的保镖也是世界一流水准。

    沈齐煊抽了几口烟,烦躁的心情才略微平息下来。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电影还有一个半小时才结束。

    他对电影不感兴趣,也不想进去继续坐着。

    手里把玩着打火机,沈齐煊想着要去哪里渡过这一个半小时。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手机的震动。

    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下,居然是从一个特殊号码转接过来的一通电话留言。

    这应该是有急事了。

    沈齐煊将烟扔到广场上的垃圾桶里,快步走下台阶,一边戴上蓝牙耳麦,连上手机,接通了电话,进入自己的留言信箱。

    那边留言的声音明显是电子合成嗓音,语调平铺直叙,没有高低起伏。

    “您好,81、82、83号远洋运输油轮被困T国海峡航道,请求支援,三天内必须启航回国。”

    就是这样一条简单留言,沈齐煊至少听了五遍。

    这时他已经走到自己的专车里,对秘书说:“送我去星辰七号院,再给我送一台最高配置的笔记本电脑过来。你们再回来接贝贝和夫人回大宅。就说我有急事,暂时不回家了。”

    秘书忙答应下来,一边赶忙打电话找人把小区房子的出入证和门卡送过来,一边跟着沈齐煊坐车去了星辰七号院。

    星辰七号院是位于京城三环的一处高档公寓小区,这里的房子都是大平层,但是价格并不是京城顶尖的。

    以沈齐煊的财力买这里的房子,颇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意思。

    他在这个小区第一次开盘的时候就买了一套顶层七百多平米的大平层,主要装修用来作为自己的私人办公室。

    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外,这套房子自从买了之后还没有住过。

    今天因为这个紧急呼叫,他突然想起了这套房子。

    秘书把星辰七号院的地址发给司机。

    司机很快找好路线,二十五分钟开到目的地。

    沈齐煊在小区门口下了车,秘书找的人已经等在那里了。

    那人把一个四四方方笔记本大小的小皮包放到秘书手里,还有一个电脑包,里面就是沈齐煊要求的最高配置的笔记本电脑。

    秘书从里面拿出出入证朝小区的门卫晃了一下,门卫登记了他们坐的车的车牌号码,才放行让他们进来。

    沈齐煊在自己那栋大厦前下车,拿着秘书给他的门卡,又交代一声:“你们回电影院等电影散场接夫人和贝贝。”

    秘书忙点头,但又担心沈齐煊这边,忙说:“沈董,您这里还没有住过人,里面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沈齐煊知道里面有些东西肯定没有准备好,比如日常用品,还有吃的喝的东西,因为装修好之后就没有人进去过。

    但他又不是没有独立生活过,有钱还怕买不到?

    现在连买杯咖啡都能网上下单让别人跑腿,他不多消费,怎么促进国家经济发展呢?

    沈齐煊笑了笑,说:“没事,如果快的话,我明天就回家了。如果不行,我再给你打电话。”

    “好的沈董,如果有任何问题,您记得一定给我打电话!”秘书跟着沈齐煊多年,已经锻炼成十项全能了。

    沈齐煊点了点头,拎着电脑包,淡然步入电梯,用门卡摁了上去。

    很快,电梯直接升入最高那层的大平层电梯间。

    沈齐煊还是第一次来这里,不过他记得这里的装修图,当年是他亲自拍板,远程调控指挥装修完成的。

    这么多年过去,这里的陈设还是跟他当年从电脑视频里看见的一模一样。

    他很快找到书房走进去,打开电脑包,把笔记本电脑连上网,开始查询整件事情的始末。

    对方的留言太短了,不过对他来说,有时间、地点和事件就够了。

    他要做的,就是让对方在三天之内放行。

    T国在国际上是个特别有意思的国家,有“国中哈士奇”之称。

    不过经过沈齐煊的研究发现,真正困住我国三条远洋运输油轮的,并不是T国这个国家,而是控股这个国家港口的MHB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公司,国际上人称REIT(Real Estate Iment Trust)。

    这种公司主要用投资人的钱,进行各种不动产的投资管理,其中港口是这种投资公司最青睐的不动产之一。

    而这个MHB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公司,其实不是T国公司,而是A国公司。

    一个外国公司,可以在别国管理专用港口和海峡水道。

    这就有点意思了。

    再看这个公司困住我国三条油轮的理由。

    第一,说我国油轮没有申报完整的货物清单和技术设备清单。

    第二,说我国油轮上有危险品,威胁到港口安全,所以不予放行。

    第三,说我国油轮太长,强行过海峡,会对海峡两边的港口造成不可逆的损害。

    然后放行条件是要交一百亿A国货币的罚金。

    沈齐煊看见这三条理由,嘴角不由扯了扯,低声斥骂:“……bullshit!”(狗屎!)

    第一条完全是故意的,油轮里装的都是原油,怎么可能没有完整申报货物清单?哪里来的技术设备?

    第二条根本就是吹毛求疵。对,原油确实能着火,你说它是危险品也不算错,可问题是,每天多少艘油轮从这个海峡通过,怎么就偏偏我们国家油轮上的原油是危险品?

    第三条就是蛮不讲理了。说油轮太长,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可问题是,这又不是这三艘油轮第一次过这个海峡?

    以前不知道过了多少遍了,怎么偏偏今年就不行了?

    所以肯定是被刁难了。

    对方找到他这里帮忙,肯定是所有正常渠道都试过了,无法解决,才找他。

    一百亿A国货币罚金肯定是不会交的,这辈子都不会交。

    所以只有找沈齐煊这种人才,教对方做个人。

    而对他来说,他的目标就是要对方三天之内放行。

    别的一概不管,也不想管。

    沈齐煊沉默了一会儿,打开电脑网页,开始查看MHB公司的年度财报。

    MHB是A国上市公司,A国对自己的股市管理非常规范而严格。

    只要是上市公司,在A国的证监会网站上,可以查到这些公司所有的财报数据。

    沈齐煊看到半夜,终于把这个公司近十年的财报数据都看完了,也下载到自己的分析软件上,重新进行运算。

    他发现了这个公司的一个财务漏洞。

    由于这个公司在最近五年内全世界范围内大幅度扩张,它借了很多的银行债,而它的主要资产又是房地产,这意味着什么?

    根据他的计算,这意味着到今年年中,当这个公司借的大部分企业债即将到期的时候,公司的现金流会接近枯竭。

    而任何公司来说,现金流枯竭就意味着快要破产了。

    对上市公司来说,这个问题就更加严重。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MHB用T国的这个港口,只好敲诈勒索过往船只,好补充它的现金流。

    不巧的是,它找错了冤大头。

    沈齐煊又看了看这个公司的股价。

    很好,居然值五十多块A国货币一股。

    沈齐煊一边唇角缓缓勾起,瞳仁隐隐,笑容里有了几分嗜血的味道。

    凡是见过沈齐煊操盘的人都知道,这是著名的“金融大鳄”又要出击,展露爪牙的时候了。

    凌晨一点,也就是A国下午一点的时候,A国的投资界突然被一条条有关MHB公司的重磅新闻刷屏。

    “MHB债务即将到期!现有现金无法偿还企业债!直接威胁到可持续经营能力!”

    “MHB在T国海峡挑起国际争端!恐陷入无休止的国际索赔!”

    MHB的企业债年中到期,这一点是大家都知道的。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MHB持有的现金,居然无法偿还到期的企业债!

    而第二条有关国际争端和国际索赔就更增加了不确定性。

    股票市场最害怕的,就是不确定性!

    如果第一条的现金流还可以商榷一下,那第二条的“国际争端”和“国际索赔”,足以让很多人第一时间打退堂鼓。

    在股票市场上,打退堂鼓就意味着抛售,抛售MHB公司的股票!

    沈齐煊趁机命令沈家在海外的投资机构开始做空MHB的股票。

    他从五十多块开始做空,一个小时的时间,MHB股票价位腰斩,从五十多,下跌到二十五块。

    股价腰斩,同时触动了很多机构投资者的抛售红线,于是电脑自动控制的程序开始自动抛售MHB的股票。

    而MHB肯定不能坐视自家股票狂跌。

    因为他们的很多债务是用股票做抵押的,股票的市价低于一定的价位,他们是需要马上还钱补仓的!

    可他们的现金本来就不多,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进场收购维持股价。

    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一路狂跌。

    又一个小时过去,他们的股价只有十块钱一股了,立即触动了银行的补仓线,他们必须马上向银行还钱。

    而这个消息,也被很多金融投资机构发现了,于是他们对先前那条消息更是深信不疑。

    各大投行和投资基金也开始抛售MHB的股票。

    沈齐煊一边高价卖空,一边低价回补,到A国时间下午三点的时候,MHB的股价跌到一块钱以下,公司董事会紧急申请暂停交易,他已经赚到净利润五十亿A国货币,相当于五百亿本国货币。

    同时沈齐煊命令沈氏财团控股的Wealth(财富)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公司,立即找MHB的总部联系,用十亿A国货币现金购买对方在T国海峡港口的全部控股权。

    十亿A国货币,恰好是MHB公司需要马上向银行偿还补仓的数额。

    这个提议,MHB公司根本无法拒绝。

    拒绝就等着全部被银行清盘破产。

    到A国时间下午四点,MHB公司董事会召开紧急会议,同意将本公司在T国海峡港口的控股权,转让给Wealth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公司。

    因为这个港口在国外,甚至不需要A国国会和有关部门的批准。

    沈氏财团下属的公司把第一笔定金打过去之后,合同就正式生效了。

    这边MHB总公司刚卖掉了T国的海峡港口分公司,沈齐煊立刻派人马上去T国接管港口。

    他坐在京城的私人办公室里,隔着视频,面对万里之外MHB在T国港口的负责人说:“这里是我的公司,请你立即离开。”

    那人是典型的白人,虽然表面上彬彬有礼,其实打骨子里看不起别的人种。

    视频的时候,沈齐煊并没有打开摄像头,因此这人看不见沈齐煊的样貌,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这人色厉内荏地说:“……别以为你们就赢了!你们给我等着瞧!”

    沈齐煊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淡淡地说:“在商言商,你在商场上打不赢我,在别的地方更别想赢。对了,别让他就这么走,先把他扣押下来,公司账目审计结束确定没有账目错漏再放他走。”

    国外的这种审计,动辄就是几个月,或者以年计算,根本不是几天之内就能做好的。

    这人这时才萎了下来,一下子瘫坐在座位上,露出绝望的神情。

    沈齐煊关了视频,马上给自己的手下打电话,让他们协调一下,将扣押在港口的三条油轮放行。

    他一直紧张地等在电脑前面。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他得到确切消息,那三条油轮已经顺利通过T国海峡,已经行走在公海之上,他才松了一口气。

    伸了个懒腰,他发现自己饿得不行。

    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他也等不及别人给他送餐。

    将门卡塞到裤兜里,他拿起外套,下楼去小区外面找吃的。

    他记得昨天晚上过来的时候,恍惚在小区外面看见过有一些看上去不错的餐馆。

    不知道有没有卖早点的。

    从他住的那栋楼里走出来,快要出小区的时候,沈齐煊突然看见温一诺拎着一个食盒,哼着歌儿从另一条小路走过来,也是要出小区的样子。

    他眨了眨眼,差点以为自己熬夜熬出幻觉了。

    ※※※※※※※※※

    这是第一更,第二更晚上七点。

    群么么哒!

    ------题外话------

    今天更新晚了一点的原因是在查资料。为了把这段写好,查了几个小时的资料。

    大家估计不到十分钟就看完了。哭唧唧o(╥﹏╥)o。
① 精彩小说《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作者:寒武记)及有关此小说《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如果能少爱你一点》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