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 >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一百一十章 欧阳锐生气

作者:赖皮    

    两人对看一眼,有点不好意思。爱玩爱看就来网……

    “两位既然来了,就不如直说。”

    “你说。”

    “你说。”

    两人推脱一番,最后还是李村长向颜雪说着。

    “姑娘,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颜家村这三年越来越富裕,我们两个村的人都干巴巴看着,最近听说您想在两个村子中间拉上防护网,所以我们二人就厚着脸皮过来,想要看看您能不能也让我们村种植药材。”

    颜雪勾起嘴角,一副淡然的模样,好似两人说的跟自己无关一般。

    “两位村长能来,我很感谢两位对我的信任,但是两位应该也知道,这两年我们村子的人确实很努力,但是你们如果也想要和我们一起种植草药不是不行,可是我这里有条件,都要签订协议。

    任何人不得把村子里的所有事情外泄,包括自己家人,否则就要成我的奴隶,变成死契。”

    颜雪说完,就看着两人,多买点地没什么不好,但是一切都要按照自己的规矩来。

    “这?”

    两人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条件,他们世世代代都是农民,土地对他们重要,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想过要变成别人的奴隶,这样的话,可就世世代代无法翻身啊。

    “还有土地必须是要卖给我,也就是说,你们只是给我做工而已。”

    两人听到颜雪的话,都有点不敢做决定。

    “两位,我的条件就摆在这里,你们要是觉得可以,你们两人就回去和村里人商量,要是不行,我这边也无所谓。”

    颜雪的话,已经有了送客的意思,两人都跟颜雪告辞,回去和村里人商量。

    “姑娘,你再买下两个村子的地能行吗,这样的话,人多口杂,而且管理起来也麻烦。”

    木莲有点担忧的说着,毕竟一个村子的草药已经足够高昌县的药膳坊了,如果再来一个,那么多的草药要怎么办呢。

    “傻丫头,你想啊,这事还不一定能成,当初颜家村因为实在是太穷了,可是这两个村子地势不错,而且尤其是李家庄靠近县城,可不穷,他们不一定能够同意的。”

    木莲一听,想了想也是。

    ……

    到了下午,官兵却来了。

    “李枫怎么回事?”

    听到颜雪的话,李枫闷闷的看着颜雪。

    “小姑姑,我也不知道,县令大人就突然之间让我带着人过来,县令大人还有通判大人都来了。”

    李枫小声的跟颜雪说着,这几年两家走的不算远也不算近,逢年过节李明都会让李枫前来拜年,颜雪也会让人送点年礼过去。

    村里人看到颜雪家来了如此多的官兵,还有两顶轿子过来,都有点疑惑的看着,但是也知道颜雪家经常出入些贵人,也就不当回事。

    “李县令,不知道有何贵干?”

    李县令有点无奈,这通判大人突然之间过来,让自己前来逮捕人,说是有人饲养兵马,自己连通知都来不及。

    不过一听说是颜雪这里,李鹏治就放心了,估计又是个乌龙,也就不用担心了,就看颜雪怎么解决吧。

    “来人啊,给我把这个饲养兵马,准备反叛的人给本官抓起来。”

    李枫带来的人一个都没动,谁不知道李枫有的时候拿的东西就是颜雪让分给大家吃的。

    通判周明华一声令下,很多颜雪没见过的官兵就进来,要抓住颜雪。

    “你确定你敢抓我?”

    颜雪冷哼,真是草包,还不知道是谁给的假消息呢,饲养兵马,真亏说的出来,居然说我一个女子养兵马,我又不做皇帝,脑子有坑吧。

    周明华看到颜雪居然就站在那里,淡淡的问着,一点害怕彷徨都没有,觉得自己受到了挑衅。

    “岂有此理,给我抓住她。”

    周明华眼珠子一转,看到整个屋子里的装饰以及家具,严重的光芒就像是看到猎物一般。

    颜雪自然是捕捉到了,可见这家伙不知道是收了谁的好处。

    “我到是看看谁敢?”

    颜雪双手背后,一个眼神过去,所有人都震慑于颜雪的气势,被压迫的不敢上前。

    士兵们听到周明华的话,一个个都向着颜雪扑过来,之间电光石火间,从屋外立刻进来一群人,有大有小。

    颜雪后退一步,就看到天一他们还有向前他们拿着兵器很快就和士兵打了起来,颜雪就这么看着。

    两方打的不亦乎,因为不能打死人,所以天一他们打起来畏手畏脚,不过对方都是些普通当兵的,都只是一些花把势而已。

    “住手,住手。”

    周明华在一旁喊叫着,但是却没人听,很快所有的士兵就被颜雪这边的人给制住。

    看到这里,颜雪微微一笑,给天一他们使了眼色,天一他们押着人就下去了。

    颜雪勾起嘴角,看着李鹏治。

    “李大人,我倒是想知道所谓的通判大人都有何职责,居然在李大人管理的范围内能够行驶职权,让官兵抓人?”

    李鹏治一直等着颜雪反击呢,倒是没想到颜雪可以如此反击,微微一笑,上前拱手行了礼。

    “回姑娘的话,我朝通判大人是知府大人的属官,每一位知府大人都有六位通判,分管粮储、马政、军匠、薪炭、河渠、堤涂之事。”

    周明华看到李鹏治居然如此对待颜雪,心里嘎登一声,而且这颜雪居然这么大胆,敢直接动手,更觉得自己的身份受到了挑衅,尤其对方只是一个七品的官职。

    李鹏治轻蔑的看着周明华,别看李鹏治只是一个小小的县官而已,但是李鹏治背后的势力却并不小,来这里当一个县令只是为了历练而已。

    倒是没想到这次周明华突然之间就来了,而且立刻让自己带人过来。

    不过看这样子,估计是有人盯上颜雪了,来之前自己的老师一再强调让自己对颜雪客气,也要多照顾,这次自己肯定也是要护着的。

    “这么说来,饲养兵马之事跟通判大人无关了?通判大人您是想当知府?不如我给知府大人去个信,让他把官让给您可好,亦或是我给京城去个信,让威远侯给您个大官当当,要不给和硕王去个信也不错,或是让王爷跟皇上说说?您觉得那个方法比较好?”

    颜雪慢悠悠的说着,每说一句,就让周明华的脸白一分,到了最后,脸色已经相当的难看。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李大人赶紧给通判大人请大夫啊。”

    周明华的脸色发白,甚至是连嘴巴都能看到在打颤。

    听到颜雪的话,李鹏治心里暗笑,但是面上还担心的看着通判。

    “大人,您这是怎么了。”

    赶紧上前扶住,然后向着外面喊去:“李枫,李枫,赶紧去请大夫来,你是眼瞎了吗,看不到周大人不舒服吗?”

    一边骂着,一边就把周明华往旁边的椅子上扶过去。

    李枫进来,看着屋子里的情况,就出去了,木莲过来给李枫一个眼神。

    李枫自然明白,刚才屋子里的话可都听见了,心里已经暗喜了。

    “你认识威远侯?还有和硕王?”

    周明华颤颤巍巍的说着,自己只是云州郡的一个小小通判而已,这些京城的大人物自己连见都没见过,这面前这个小姑娘究竟是何人啊?

    “大人,认识啊,他们很厉害吗?我只知道威远侯那个老头子还欠着我好多银子,至于和硕王啊,他们夫妻两说让我没是去京城的时候,一定要到他们府上去玩啊。”

    颜雪眨巴着大眼睛单纯的说着。

    看到颜雪居然问他们厉害不厉害,周明华内心是崩溃的,这究竟是什么人啊。

    李鹏治要不是早都认识颜雪,看到颜雪这副无害的样子,说不定真信了,没办法,颜雪的脸上的表情真的太真了。

    “还有你说家里的马和人啊,这些都是侯爷和王爷给的啊,他们说是我一个人在这里住着,容易被人欺负,说要是谁欺负我,就让我往死里打,打死了也没事,有他们呢。”

    颜雪笑眯眯的说着,把周明华吓的直接都快翻白眼了。

    屋子外的人,听到颜雪的话,一个个都站在门口,手都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周明华转过头看向门外,看到自己的人依旧被制着,其他人还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再一动手,自己真的说不定小命就交代到这里了。

    整个屋子里,就能听到颜雪叽叽喳喳不停说话的声音,还有周明华的粗重的喘息声。

    但是这样的情况,却让周明华吓的不敢再多说什么。

    王爷居然说打死了也没事,天啊,真是后悔走这么一趟了,以为就是一个家里有点银两的村姑而已,死了也就死了,以前每一次不都是这样做的吗,为何今日却不对了。

    “通判大人,您还要治我的罪吗?”

    颜雪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通判。

    通判大人通过这一会的休息,已经稍微能静下心了。

    听到颜雪的问话,再一想,刚才李鹏治和颜雪的对话,这两人明显是认识的,而且李鹏治还对颜雪那般客气,自己还治个屁啊。

    “不敢,不敢,既然是侯爷和王爷所赠送的,下官不敢,一定是哪里出现的错误,下官这就回去查清楚,请姑娘见谅。”

    颜雪微笑的看着对方,眼底的光芒,却让周明华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瞒不过对方,可是明明对方还是一个没有及笄的小姑娘啊。

    “李大人,既然这是诬告,我是不是能要求李大人还我一个清白呢?”

    颜雪转过身对着李鹏治说着,李鹏治一听,就知道颜雪是不想息事宁人了。

    周明华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

    “姑娘,这肯定是我搞错了,没有什么诬告,姑娘,下官在这里给您赔礼了。”

    颜雪勾起嘴角,看着周明华,完全没了刚才的那副无辜样;“大人您这事都能搞错啊,私养兵马这个罪名可不清,大人连这点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敢带人来抓人,不知道知府大人知道您连这点小事都弄不清,还如何信任您呢,朝廷的官员又该如何自处呢?”

    颜雪的语气很淡,却让周明华越听越心惊。

    “是,是,是我搞错了,一定是诬告,诬告。”

    死道友不死贫道,要是让朝廷知道这事,别说通判能不能继续做下去,就说这能不能活着都有待商榷啊。

    但是他并不知道的是,在他带官兵过来的那一刻中,颜雪就没想着让他能继续当这个官。

    贪官污吏自己并不能管的过来,但是惹了自己的贪官,就别想好好的过日子了。

    颜雪送着周明华和李鹏治出门,就见到着急忙活的李枫回来。

    “大人,姑娘,属下没找到大夫啊,这村里就一个兽医啊,属下也不能把他带过来医治通判大人啊。”

    说着就眼巴巴的看着周明华,好似是说,大人您要是还不舒服,我马上就把那个兽医给带过来人,让他先凑合给您看下。

    周明华一听,哪里能让兽医给自己治病。

    “李枫,你怎么能说兽医,咱们通判大人可是六品官呢,又不是咱们这平民百姓,随便一个只要懂点医理的就能治了。”

    李鹏治状似责备的说着,意思是要不是你周明华是个官,这兽医就兽医吧,反正你也是个禽兽。

    周明华当官这么多年怎么能听不懂他们话里话外的意思,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还有这门口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人的样子,那里还敢多说什么。

    “姑娘请留步,留步。”

    看到所有人都走了,颜雪的脸色就变了。

    ……

    “冥五,查的时候,给我查这个通判和那个姓赵的是不是有关系?”

    “姑娘,您是怀疑?”

    冥五上前说着。

    “哼,不是怀疑,是一定,咱们的田地刚被毁了,这边就说咱们私养兵马,要缉拿我,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

    听到颜雪的话,屋里的众人对幕后的指使者,心里已经憎恨万分。

    “好了,别让这些不想干的人影响咱们的情绪,以后咱们会越来越有钱,嫉妒咱们的人会越来越多,自然事情就会越来越多。

    所以以后大家在做事的时候,一定要低调,你们可以过的非常的好,非常的幸福,甚至是你们想多奢侈就多奢侈,但是在外人面前,都低调起来,如果你们不想你们的生活被不相干的人打破的话。”

    这个年代,可不像前世出名要趁早,在这里,可是很明显的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是,姑娘,谨遵姑娘教诲。”

    有了这样一件事,家里的人越发的谨慎。

    一连两天,颜雪都在颜家村待着处理这件事情,看事情的进展,现在背后的事情不明,颜雪不敢随意出去,万一自己刚走,出事了,就不好了。

    直到第二天下午,冥五过来报告所查出来的资料。

    看着纸上的报告,颜雪看了一遍,整个人很无语。

    也明白了,为什么这时候自己的药田被毁,通判这时候来了。

    远离通判确实是前来公办的,但是这个周明华却是这赵家的养子,赵三公子和周明华关系又非常的好。

    但是赵三公子却不得父亲的喜爱,只因为这个赵三公子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赌博。

    这赵三公子和人赌博的时候,就和别的村子的人说到了颜家村,知道了颜家村的发展,所以前一阵子村外的人就是这赵三公子的。

    这次周明华回来,正好给了赵三公子胆子,找人把药田毁了,自己损失惨重,再找通判过来,抓了自己,给自己判了刑,那么这一家子还不是任他揉捏了。

    “呵呵,很好,他倒是好算计,居然敢算计我的家产。”

    冥五在查到的时候,差点想去把那个所谓的赵三公子给废了。

    此刻看到颜雪生气,心里也是非常的气愤,他们这些人,要不是颜雪,哪里有这样的日子过,每日平静的生活,不愁吃喝,穿戴,而且一切都是上好的。

    他们只需要保证这一大家子的安危就可以了,这样的日子,以前怎么也不敢想象的。

    “姑娘,现在要怎么做?不如属下过去把这姓赵的和姓周的都给作了。”

    颜雪脸一黑,果然家里的人没一个是正常的,一个比一个血腥。

    “姑娘,有什么不对吗?”

    看到颜雪的表情,冥五忍不住问道。

    “没有什么不对的,你们的方式是你们以前所熟悉的方式,但是冥五,你忘记了,你们现在已经不再是杀手,你们要学着用另一种方式去对付那些敌人。

    比如…兵不血刃!”

    颜雪说道最后四个字,挑着眉毛静静的看着冥五。

    冥五一听,就知道颜雪的意思,让人死很容易,但是人死的方式,太高调,对于他们现在不是很有利。

    虽然他们有把握让人差不到他们身上,但是必然会有些麻烦。

    “姑娘,您有什么好的方法吗?”

    冥五谦虚的问着,颜雪点了点头。

    “你看。”

    指了指冥五给的资料的地方。

    “赌博?”

    冥五不是很明白,有点疑惑的看着。

    “对,没错,赌博,我要给他设置一个仙人跳。”

    颜雪跟冥五两人商量了下自己所想的计谋,冥五听完,就直接下去安排了。

    ……

    “滚。”

    欧阳锐看着真悦,整个人暴凛不已。

    “师弟,你不要这么拧巴行不行,师叔他有事情,让我今天给你先扎个针给你按摩下,你的腿要紧。”

    真悦真心觉得郁闷,这个师弟因为身份,他们都觉得应该让谷主收了他做徒弟,但是现在师叔把师弟交给自己,自己却完不成师叔的命令,心里怎么想都觉得愧对师叔。

    “我说滚。”

    想到那个人居然说把自己扔了就扔了,虽然自己不喜欢别人触碰没有告诉他,但是明明自己的腿就是交给他来医治,他居然因为别的事,就把自己跟扔了。

    这样的事情,让自己怎么接受?

    欧阳锐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想有什么不对,在欧阳锐的想法中,既然自己的腿交给颜雪了,他就应该负责到底。

    根本就不接受中途换人!

    “去给我找他回来。”

    欧阳锐沉着声音吩咐着。

    “是,世子。”

    “哎,师弟,师叔真的不在谷中,你让他们去找,也找不到啊。”

    真悦好脾气的说着,看着欧阳锐的腿,有点担心,自己今日万一不给他针灸,以后有什么不好的后遗症就不好了。

    “告诉我他去了哪里?”

    欧阳锐浓墨的眸子看着真悦,这样的气势那是普通人可以受得了的。

    “师弟,我真的不知道,师叔那次出去都只是说一声,师叔也不让我们找他。”

    真悦说着,颜雪当初可是跟自己说过,要敢把身份说出去,自己就会被逐出师门的,自己哪里敢说啊。

    “凌云把他给我扔出去。”

    凌云一听,就要过来,真悦赶紧拿着药箱跑了。

    “天,这个师弟的脾气还真大,师叔怎么受的了的。”

    真悦一边走着,一边嘟囔着。

    看到人出去了,凌雨总算转过头看着自己家主子。

    “世子,您要不就让他给您扎针吧,要不然你这腿。”

    还不等凌雨说完,就看到欧阳棣要吃了自己的眼神,凌雨的话就卡在嗓子眼了。

    “主子,现在要怎么着?”

    欧阳棣浑身都不对劲,尤其是知道那小子居然敢把自己扔了,真的就把自己扔了。

    死死的盯着门外,好像下一刻颜雪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可是整整一天,颜雪都没有再出现过。

    ……

    家里的事情,自己安排好了,颜雪一大早就起床,想到药王谷的那尊大神,颜雪就郁闷,还不知道那个冷面大神,昨天怎么样了。

    吃了饭,就往药王谷走去。

    “哎,姑娘,你这回来才两天就又要出去?”

    嬷嬷着急的看着颜雪。

    “嬷嬷,人家有点事,你就放心吧,离的不远,您就别担心了哦。”

    说完,波的一下,给了嬷嬷一口一转身就跑了。

    弄的嬷嬷一下子脸都红了,其他人都看到了,惹得一个个哈哈大笑。

    颜雪紧赶慢赶,回了药王谷,拎着药箱就来了欧阳锐的房间。

    整个屋子里,颜雪一进来就感觉到,静,真的很安静。

    在炎炎夏日,整个屋子里颜雪都能感觉到一股寒气。

    “欧阳锐,凌云凌雨,你们这是怎么了?”

    欧阳锐一副谁欠了他几百万的样子,凌云和凌雨两人紧抿着嘴巴,严肃的站在一旁。

    终于看到颜雪进来,欧阳锐的眼睛亮了下,但是一想到颜雪昨日消失了一天,整个人又恢复成一副冷冷冰冰的样子,就那么看着颜雪。

    “你们这究竟是怎么了,我就一天没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颜雪看着欧阳锐,有点搞不清楚状况,就一天没回来,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你还知道回来?”

    欧阳锐冷冷的说着,整个人说的话都有点咬牙切齿。

    “我怎么了,这是我的地盘我不回来,我干嘛?”

    颜雪这会也看出来了,合着这家伙是因为自己昨天没在,才生气的啊。

    “欧阳锐,你发什么疯,我是你师父,你是在跟我闹别扭吗?”

    颜雪忍不住提醒欧阳锐的自己的身份,就像看看这家伙是不是真的抽风那么严重。

    听到颜雪这么一说,果然欧阳锐转过头看着床罩,就当没看到。

    包括颜雪给他针灸,按摩,都没有再说话。

    此刻欧阳锐也很郁闷,怎么自己一碰到姬无双就整个人都不对了,明明对方就只是个昨天才认识的人,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占有欲,怎么想都不对。

    占有欲,自己对对方有占有欲,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能够被对方所碰触?

    当初的颜雪,是不是也是这样,欧阳锐想了想,当初自己和颜雪的相处过程,从被颜雪所救,然后两人在马车中,颜雪压在自己身上,以及在颜雪洗完澡,自己和颜雪同一张床上,还有最后自己莫名其妙你的拿走人家所绣了一半的荷包。

    欧阳锐越想越觉得怎么现在和姬无双所处的感觉,和颜雪很相似。

    摸着怀里的荷包,欧阳锐脸色越来越难看。

    “欧阳锐你没事吧,是在担心腿吗?”

    颜雪抬起头,就看到欧阳锐脸色黑的够呛,担心的问着。

    “你放心吧,你的腿很快就会好的,今天咱们继续训练,到了下午给你再做个药浴。”

    等到做完了所有的按摩和训练,延续让真悦准备了药浴。

    “你先休息会,下午要做药浴,你中午睡一觉,保持体力。”

    颜雪也回了自己房间,睡了一觉。

    一直到下午,给欧阳锐做药浴,欧阳锐都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话。

    弄的颜雪以为自己真的做了什么让欧阳锐不高兴的事情,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晚上,颜雪在自己床上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心里闷闷的。

    “哎呀,不想了,不想了。”

    颜雪拉住被子捂着自己的脑袋,但是满脑子都是欧阳锐的那张冷面。

    气的颜雪直接坐了起来,看着外面,颜雪觉得自己还是弄清楚比较好,要不然真的睡不着。

    出门,就看到好多萤火虫,颜雪想了想,对哦,现在在古代,这萤火虫只要是夏天,随处可见。

    哪像是现代,自己见过萤火虫还是在小时候跟着老爸去农村的时候,见过,后来连农村自己都没见过了。

    有了萤火虫,天上还有一轮明月,这样的景色不要太美啊。

    颜雪来到欧阳锐的房间,看到房间的灯火已经灭了,颜雪心里就很不爽。

    “这家伙,你睡的倒是很爽啊,弄的我睡不着,看我怎么整你。”

    颜雪给自己身上弄了些药粉,就见所有的萤火虫都开始飞舞在颜雪的四周,绿色的光芒晃着,要不是颜雪此刻一身正常的打扮,人家还以为见鬼了。

    颜雪脱掉外衣,就剩下亵衣,然后头发整个都弄下来,可惜自己不用胭脂,要是用胭脂的话,画个大红唇不错。

    不过这样的颜雪,因为萤火虫的绿光,在加上五官此刻被光线所掩盖,头发又黑又长,还真是有几分鬼的样子。

    颜雪静静的走过去,站在欧阳锐的窗边,绿色的光芒,透过窗纱,射进屋子里。

    屋子里的人睁开双眼,看着窗户上的颜色。

    半天,之后,之间欧阳锐一掌打过去。

    窗户被打飞了。

    “世子,世子。”

    凌云和凌雨就在隔壁,听见这边的声音,就从房间出来了。

    看到欧阳锐的房间窗户口,居然站着一个人影,满身的绿光,头发挡住了脸,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两人被吓得就定住了。

    “大哥,大哥,是鬼…”

    凌雨眼珠子都快吓出来了。

    “闭嘴,快进屋看世子。”

    凌云一样,心里是害怕的,但是让两人都把世子给扔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哥,我腿软。”

    凌雨哭丧着脸说着,自己也不可能把世子扔了,但是那是鬼啊。

    “怕什么,走,进去。”

    颜雪心里都快疯了,凌雨这傻帽,原来怕鬼啊。

    欧阳锐在床上听到凌云和凌雨两人的对话,脸都黑了。

    “你们两个人给我滚进来。”

    凌云和凌雨听到欧阳锐的话,都往进走,不过凌雨是被凌云提着的。

    颜雪依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屋子里。

    浑身上下的绿色光芒,再加上偶尔的几句虫鸣声。

    让几个人都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世子,您没事吧。”

    欧阳锐摇了摇头。

    “给我把那东西赶走。”

    虽然欧阳锐不怕鬼,但是被鬼这么盯着,谁睡的着。

    “赶走?”

    凌雨听到欧阳锐的话,都快哭了,这鬼怎么赶走啊。

    不过此刻凌云心里反倒有些疑惑,怎么这鬼就是站在那里不动弹。

    “你速速离去,我们饶了你,要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

    颜雪嘴角勾起的笑容,被头发挡住,但是整个人依旧站在那里不动。

    凌云看到自己说了话,对方依旧站在那里。

    拿起剑就向着颜雪杀了过来。

    颜雪避过凌云的剑招,凌云的剑招很凌厉,也很快,但是此刻凌云的这些招式对于颜雪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这两年颜雪在武功上可没少下功夫。

    凌雨一看自己的哥哥一点也没有占上风,赶紧提剑帮忙,凌云和凌雨两人的武功都是数一数二的。

    对付凌云一个人还算可以,多了一个凌雨,颜雪就觉得有些吃力了。

    “大哥,他有影子。”

    凌雨突然之间就看到地上的影子,鬼那来的影子。

    凌云一听,收了招式退后一步。

    颜雪一听,就知道自己暴露了,真没劲,这么快就暴露了。

    “你是谁?”

    凌云率先问着,凌雨一脸谨慎的看着对方。

    颜雪翻了个白眼,把头发往两边一弄,露出了那张精致的容颜。

    “医圣?”

    凌云和凌雨两人惊讶的喊了出来,都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医圣是闲的没事吗,跑来装鬼?

    “额?那个,我就是闲的无聊,看看我这徒弟胆子大不大。”

    颜雪有些尴尬的说着,这满脸的笑容,怎么看,怎么别扭。

    “你们两个下去。”

    欧阳锐在屋子里知道居然是姬无双的时候,脸色都黑了。

    凌云和凌雨听到主子的吩咐,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不进来?”

    欧阳锐淡淡的说着,但是在欧阳锐自己没注意的地方,嘴角却微微上翘。

    颜雪进来,就看到欧阳锐如瀑布般的头发披散肩膀的四周。

    因为睡觉而有些许凌乱的床上,再加上欧阳锐此刻胸口的衣服有些打开,露出里面精壮的胸口在月光下,翻起诱人的光。

    咕噜,看着欧阳锐这副模样,颜雪忍不住吞了口水。

    谁说女色惑人啊,这男色也不承让啊。

    “嘿嘿,那个,我就是闲的慌,想过来看看你睡了没?”

    颜雪赶紧解释。

    欧阳锐不动声色的看着颜雪。

    “那结果呢?”

    颜雪翻了个白眼,什么狗屁结果啊,这不明摆着,你醒了嘛。

    “怎么,你想看我醒着没,是不敢一个人睡?”

    噗,我这是被人调戏了吗,还是被一个古人?这厮不是一个冷面的人吗?

    “欧阳锐,你不是喜欢男人吧?”

    没想到颜雪这一句话,就彻底惹毛了欧阳锐。

    颜雪看着欧阳锐的样子,打了个冷战,知道自己惹了这家伙,龙阳之好,在古代人的眼里,可是禁忌啊。

    “那个,我困了,我先走了。”

    说完,就跑了,让欧阳锐一个人坐在床上声闷气,看着自己的腿,欧阳锐真想自己的腿是好的,能够抓住那个家伙,好好的教训教训。

    但是一想到刚才姬无双的话,龙阳之好?

    …。

    第二天,颜雪给欧阳锐扎针的时候,欧阳锐整个人都尴尬万分,脑子里全都是龙阳之好。

    但是又总忍不住看颜雪,怎么看都觉得颜雪好看,鼻子笔挺,但是小巧,眼睛大而有神。

    皮肤白皙但是有光泽,嘴巴有型而富有光泽,这样的嘴型应该是最适合亲吻的吧。

    想到这里,就赶紧转过头,正好看到了颜雪的耳朵。

    小巧精致的耳朵,还有白皙的耳珠,让人忍不住想要触摸。

    颜雪皱着眉头,这家伙的眼神要不要这么直接,这是什么鬼。

    抬起头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但是这样的眼神看在欧阳锐的严重,却觉得颜雪多了几分鲜活。

    “欧阳锐,你够了,你看什么看,你是没看过男人吗?”

    本来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但是欧阳锐能不能有点尺度,越看越直接,眼神也越来越不对劲。

    被颜雪这么一说,欧阳锐反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悦。

    “同样是男人,还怕我看?”

    凌云和凌雨在一旁抽着嘴角,这自己家主子这是怎么了,不是最不屑说话,怎么最近话这么多,而且每次一说话,都让自己的心脏这么受不了呢。

    “就因为是男人,你这么看着我才尴尬好不好,你是想干嘛?”

    颜雪在水盆里把手洗干净。

    看到颜雪洗手,欧阳锐让凌云和凌雨两人把轮椅弄过来,自己撑着坐上了轮椅。

    “欧阳锐,你这究竟是什么毛病,你不喜欢人碰?”

    颜雪老早就想问了,此刻看到这样的情况,就忍不住了。

    从见面第一天起,除了自己,就没见过赵修明还有凌云凌雨三人碰过这厮一下,包括当初毒发的时候,都没有人碰他一下。

    这也太奇怪了吧,颜雪知道有人不喜欢人碰,但是一般都是熟悉或是认识的人还是可以碰的,这家伙连随从都不让碰,这也太不正常了吧。

    ------题外话------

    哎,啥时候能发现我们的小雪是女的?</td>
① 精彩小说《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作者:赖皮)及有关此小说《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嫡女医妃之冷王诱爱》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