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 > 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 > 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143章 不离不弃(万更求订阅)

作者:岁月如水    

    第143章不离不弃(万更求订阅)云大海的话刚刚说完,丰逸轩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了下来,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再次扬起笑容,“这是曦儿这么说的么?”

    云大海赶紧点头,“是啊,曦儿说是她的朋友帮了我们两口子,刚才一直都说要找个机会当面道谢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一定要当面道谢才是。可是曦儿说你不在这里居住,现在终于找到机会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云大海十分的郑重的想要给丰逸轩行礼,却被他一下子扶了起来。开玩笑,虽然他是皇帝,可以接受任何人的行礼,可是目前他正在追求人家的女儿,怎么好意思让未来的岳父给自己行礼呢?为了追妻顺利,他可不能因小失大,一定得给未来的岳父一个谦逊有礼的印象才是。

    “云大叔客气了,都是小事,不需要如此。”

    “那怎么行呢,你救了我们夫妻,感谢你是应该的。”

    云大海还要坚持行礼谢恩,丰逸轩则拉着他不让行礼,二人就这样僵持着。

    一旁站着的碧玉眼睛都直了,这个老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得到主子的如此尊重呢?要知道主子可是丰立国的皇帝,任何人见到他都要行礼的,别说是救命之恩了。

    可是现在主子死活不让云老爷行礼,那就一定是因为云曦小姐的缘故,这两日的事情碧玉都看在眼里,主子是如何重视云小姐,又是如何的关心备至,这都是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看来以后她要更加的尊重云小姐,要知道她可是主子目前放心心尖上的人呢。这不爱屋及乌,连云小姐的父亲都被免于行礼,这是多么大的恩泽啊!

    房间内的云曦本来坐在云大娘的床头,细细的看了她一会,不过当她忽然听到房间内隐隐约约的声音,心头忽然涌上了一种不安的感觉。

    外面说话的人怎么那么像丰逸轩呢?不对,怎么还有爹爹的声音呢?这二人怎么会碰到一起呢?不是说不让丰逸轩出现在这里的么?不是跟他说过不要出现在爹爹面前么?这个男人是不是故意的!等下爹爹问起她该怎么解释?

    云曦旋即从房间内飞一般的跑了出来,看着面对面站着拉着手的二人,云曦眼睛都睁大了。这是什么情况?她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完了完了,这下该怎么跟爹爹解释啊?

    看到云曦出现,丰逸轩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不过眼神却冷冷的掠过云曦,惊得她直接就愣在了那里。

    朋友?曦儿竟然说他们二人是朋友,有见过亲密接吻的朋友么?有见过互相搂抱的朋友么?难道他是见不得光的人还是拿不出手啊!

    察觉到丰逸轩冷冷的眼神,云曦不自觉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也不知道爹爹和他都说了什么,云曦没有敢去看丰逸轩,而是悄悄的走到云大海的身边,“爹爹,你怎么还没有去休息啊?赶紧去吧,有些事情以后再说。”

    看到云曦出现,云大海立马就跟发现救星一样,拉着云曦的手,“曦儿你过来了正好,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吧,他救了我们全家,我给他道谢行礼,他偏偏不让。曦儿,你快过来劝劝。”

    云曦没有去看丰逸轩,心虚的她不敢去看,因为她能感觉到丰逸轩看着自己的眼神十分的不友善,仿佛带着责问和质疑。

    “爹爹,这就是我的嗯,朋友,既然都是朋友了,彼此帮忙都是不用感谢的对吧?”

    云曦讨好的看着丰逸轩,笑的干巴巴的,期待着回话好让她过去眼前的这一关。

    丰逸轩看到如此希冀的云曦,心底觉得好笑,这样的曦儿实在是太有趣了,看来她的弱点就是她的父母啊。他终于找到合适的对象了,只要攻克了她的父母,估计他的曦儿就能乖乖的嫁给他了!

    嗯,就是这个样子,早知道这一招这么好用,他早就是拜访曦儿的父母了,说不定他现在就抱得美人归了!

    丰逸轩想的太远,嘴角不自觉的露出诡异的微笑,看的云曦胆战心惊的。这个丰逸轩怎么在这个时候出神,赶紧回答啊,云大海可是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二人呢,她可不想让云大海怀疑什么!

    在云曦的怒视下,丰逸轩总算是开口了,“是啊云大叔,我跟曦儿是很好的‘朋友’,她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不算什么的,你老这样郑重其事的行礼,倒是折煞晚辈了。”

    不知道是不是云曦的错觉,她总是觉得丰逸轩口中说的这个朋友二字格外的重,仿佛在提醒着什么似的。

    还有丰逸轩说她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这句话怎么听着如此的怪异呢?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不过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想其他的,只能顺着丰逸轩的话接了下去,“是啊爹爹,不用行礼了,太见外了。你不是已经好几日都没有好好休息了么,赶紧去吃点东西然后去休息,不然等下娘要是醒过来会担心你的。”

    云大海的眼睛来回看了一遍云曦,总是觉得救命之恩一点都不表示好像不太合适,可是这位公子和曦儿都这么说,他也只好作罢。

    不过他有一个感觉,总是觉得这位公子虽然是对他说话,可是眼神却一直盯着曦儿的。难道这个公子对曦儿

    云大海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因为他觉得曦儿的身份可能配不上这样的公子。他的曦儿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可是云大海却知道绝对不能与人为妾,否则的话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这一点上云大海虽然贫穷,可是却十分的有原则。宁为穷人妻,绝不贵人妾,这是他的原则。

    看眼前这位公子风度翩翩,气势惊人,家室肯定十分的富贵,这样的人绝对不会迎娶一个平民女子为妻的。他的曦儿虽然长相不错,但是没有任何的背景,想来是不能嫁入富贵人家的,否则肯定会被人看不起的。

    此时的云大海绝对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男子是怎样一个高大的存在,他绝对想不到这个公子不仅仅出身富贵,背景更是独一无二,那高高在上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没有的。

    “爹爹,你在想什么呢?”

    看到云大海出神,云曦拉了一下他,心中却在哀嚎,看样子爹爹一定怀疑她了,这眼神和表情很不对劲啊!哎呀呀,等下爹爹肯定会询问她的,她该如何解释啊!

    再次不着痕迹的瞪了丰逸轩一眼,然后低下头沉思,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坏了,明明跟他说过不要出现的,肯定是故意这样做的。

    云大海收回自己所有的心思,现在还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当着这位公子的面他也不好询问,而且身体确实已经快要到极限了,“曦儿,爹爹没事,就是觉得累了。”

    “哦,那爹爹赶紧回去休息吧,要不曦儿送你过去吧?”

    云曦很没有骨气的准备落跑,因为她很清楚的看到丰逸轩眼神之中的冰冷,她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是生气了,这个时候她要不跑那就太傻了!所以趁着云大海离开,她给自己找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借口。

    谁知道云大海并不了解她的小心思,反而拍了拍她的小手,笑了一句,“曦儿,爹爹没事,你跟这位公子说话吧,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稍晚爹爹再找你说话。”

    云大海虽然出身贫穷,却也懂得看人脸色,眼前这个男人很明显目光都在曦儿身上,看样子也有话要对曦儿说,他这点眼色还是懂得的。

    “云大叔说的客气了,什么救命之恩,以后就不要再提了。那好,不耽误你休息,云大叔慢走。”

    丰逸轩笑的意气风发的,看的云曦却是心惊肉跳的。

    她怎么觉得丰逸轩笑的十分的不正常呢,而且她的心中突突的,总觉得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云大海拍了一下云曦的手,“曦儿啊,你陪着这位公子说会话吧。”

    “好啊爹爹,你去休息吧。”

    碧玉伶俐的给二人行礼,然后扶着云大海去了另外的客房,走廊上只留下二人对视。

    云曦有些尴尬的看着丰逸轩,看到他此时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虽然看着不生气,但是那双深邃的眼眸就好像深不见底的漩涡一般,一直盯着她,想要把她吸入到那里一样。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云曦干巴巴的笑了一声,然后扭头就要走。

    只是刚刚转身,一只手就被丰逸轩拉住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那个你还有事”

    云曦的话还没说完,丰逸轩直接双手将云曦搂入自己的怀中,有些凶狠的吻了上去。他的动作近乎粗暴,揪着她的身子把她抵在走廊的柱子上,重重的吻上她的唇瓣。

    被这一幕吓到的云曦眼睛睁的大大的,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样!这可是在走廊上,来来回回的也有不少的人经过。

    再说他怎么可以如此的粗暴,云曦都觉得自己的唇都快要被他咬出血了。以往二人也有过甜蜜的亲吻,可是云曦都觉得丰逸轩虽然霸道,但是对于她还是很温柔的,这一次根本就谈不上粗暴,因为云曦能觉得自己的唇都疼的快要麻木了。

    “你放”

    云曦剧烈的挣扎,可是丰逸轩的胳膊如铁一般根本就无法动弹,只是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对待让云曦忽然从心头涌上一股委屈的情愫。

    不自觉的,她的眼圈开始红了,刚刚由于父母的事情流过泪得眼睛再一次流下泪来,本来因为父母受伤的事情她已经寝食难安了,好不容易看到父母平安归来,她的心总算是归位了。可是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都觉得自己的心脏无法负荷,一种自己也无法形容的委屈深深的让她淹没,泪水如同短线的珠子一般滑落,白嫩的脸庞此时更是划过两道痕迹,顺着流淌到二人的嘴边。

    &#160&#160&#160&#160一直都跟在丰逸轩身边的王希在不远处看到二人的身影,瞪目结舌的看着这番场景,顿时咽了咽口水紧张的左右看看。好在这里是客房附近,人比较少,而且刚才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丫鬟也都去了其他的地方。也亏得这个位置比较隐蔽,否则守着会有多少的人看到了他们丰立国伟大的皇帝陛下此刻正搂着一个女人热吻啊。

    王希从来都不知道看似清淡无比的主子私底下竟然是如此的凶猛,没看到云曦小姐已经快要承受不住了么?

    &#160&#160&#160主子啊,拜托不要这么锻炼我的心脏行不行?有什么话先回房间再慢慢说成不成?你们这样嗯,恩爱,得有多少人吃狗粮啊!

    &#160&#160&#160&#160王希立刻在左右两边侦查了起来,表情慎之又慎。他必须得替主子把好关,这里暂时封闭,任何人不得出入。他不能让主子英明神武的形象得到毁灭,嗯,就是这样子。

    &#160&#160&#160&#160等到丰逸轩尝到了淡淡的咸味,他猛然睁开眼睛,才发觉云曦泪流满面。

    于是乎满腔的怒火顿时就消散了,他急慌慌的擦拭着云曦脸上的泪水,“曦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被激怒了,没有别的意思。”

    此时云曦获得了自由,她用手轻轻的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很平淡的看了一下丰逸轩,然后仿佛没有听到他说话似的,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云曦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丰逸轩的心里有些发慌。曦儿这是怪罪自己了么?他只是看到曦儿一个劲的撇清跟自己的关系所以才有些恼怒的,其实他的心中真的不怪罪曦儿啊。可是现在曦儿是不是生气了?她的脸上为何如此的平静?她如果生气了为何不大吵大闹呢?

    丰逸轩宁可让云曦此时发火也不愿意看到她如此平静的脸庞。还有他竟然让曦儿哭泣了!这些相处的日子以来,云曦一直都是十分的平淡,就是笑容也都不是十分的灿烂,可是现在她竟然会流泪,而且还是那种无声的哭泣。

    这样的泪水让丰逸轩觉得心如刀割,他用力的捶了一下身边的柱子,力气之大直接就把柱子打了一个大大的窟窿,与此同时他的拳头也泛了红色。

    不远处站着的王希也看到云曦忽然就转身离开,还有主子急切的解释,他的眼神之中露出十分的不解,刚才二人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忽然就闹别扭了呢?

    真是的,主子的事情他也不敢过问,真是觉得感情啊,确实麻烦,哭哭笑笑的,都不正常!哦,不对不对,主子可没有不正常,一切都是他看错了。对,都是他看错了。

    此时丰逸轩的身上气息冷漠,王希缩了缩脖子,不敢上前一步。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主子很快就离开了走廊,方向是顺着云曦小姐离开的地方而去。

    王希站住了脚步,他不能去了,主子肯定是去找云曦小姐了,接下来的事情他可不愿意去看,免得吃了狗粮啊!

    云曦一个人离开,独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在窗子底下默默无语。

    她刚才在干什么,为何要哭泣,为何要觉得委屈?依照二人的关系和感情,虽然没有对外公开,可是二人都是心照不宣的,这样亲吻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那她为何要流泪呢?

    云曦前世今生也没有谈过恋爱,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到底为何了,只是觉得当时那一种委屈的情绪已经快要把她淹没了,至于眼泪仿佛就控制不住似的。刚才看到丰逸轩一脸的着急,她自己也无法解释为何会那样,所以才会那么平淡的离开。

    云曦只是觉得此时此刻让两个人分开也好,这样彼此都可以想一想。其实二人的感情互相说透之后,云曦都觉得没有时间好好地想一想,他们这样究竟以后要怎么办?因为云曦始终觉得二人感情是一回事,真正到婚姻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些事情不能凭借感情至上就可以的,皇室的婚姻向来都带有政治色彩,想来这丰立国也不能免俗。不过既然她已经接受了丰逸轩的感情,那她已经有了这样的心里准备。只是她不知道未来的路到底有多么的难走,又或者说到底有没有未来?

    这些日子父母的事情一直萦绕在她的心头,关于她与丰逸轩额事情始终都没有正面得给与他一个答复。云曦想今日也许是个机会,该好好的跟丰逸谈谈了。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或者是这样的场面她才说什么呢?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嘴唇上的红肿,云曦不自觉的抿了一下。

    嘶

    好疼!

    这个丰逸轩,难道是属狗的么?怎么会咬人呢!

    云曦心中狠狠的想着,然后用手继续按摩着红肿的嘴唇,等下看来得找个药抹抹,否则得话等下爹娘看到她现在的样子还真的是无法解释。

    想到这个事情,云曦放下手,不由自主的叹息,等下娘如果要醒过来肯定也要询问的,娘可没有爹爹那么好哄,一想到云大娘又该在她的耳朵边开始念叨,云曦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丰逸轩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一脸无奈的云曦,还有她那一声低低的叹息。

    “曦儿在烦恼什么?”

    丰逸轩依旧语气温柔,仿佛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只是只有他自己心中知道此时有多么的忐忑,万一曦儿生气不搭理自己怎么办,万一曦儿还会流泪怎么办?

    丰逸轩自诩聪明多才,可是看到心爱的女子流泪他就慌神,六神无主,根本就不知道要做什么。

    云曦没有吭声,反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都是这个男人,如果不是他出现在爹爹的面前怎么会有现在的烦恼,如果不是他欺负自己又怎么会觉得委屈?

    等等,欺负?

    云曦的心头忽然出现了这两个字,难道丰逸轩对自己的不尊重自己认为是欺负么?可是为何她的心中只有委屈而没有方案呢?

    此时没有谈过恋爱的云曦完全就不明白,恋爱之中的欺负是现实之中的欺负完全是两回事,枉她活了两世也没有弄明白这个欺负和那个欺负到底有什么区别。

    丰逸轩看到云曦的白眼心中顿时放松了一下,只要曦儿还理睬自己那事情就好办了,他最害怕的就是曦儿不搭理自己那就麻烦了。

    “曦儿,刚刚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也是被那两个字激怒了。你看你也有错,我也有不对,咱们二一添作五,谁也不去计较好不好?”

    丰逸轩坐在云曦的旁边,拿着她刚刚喝过的茶水径直喝了一口。

    这个动作直接就让云曦的脸上十分的不自在,那是她的水杯!她刚刚喝过得水杯!

    这样的举动无疑就是在提醒云曦刚刚在走廊上发生过的事情,想到那个激烈的亲吻,云曦虽然觉得委屈,可是心中的悸动却是没有办法欺骗人的。看来丰逸轩对自己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就那样一个亲吻就可以完全的牵动她的情绪,让她多年来良好的控制情绪毁于一旦。

    此时的云曦扭过头不去看丰逸轩,觉得他笑的特别的欠揍,还有那露出的白牙很想一个一个的敲下来。

    看到云曦还是没有吭声,丰逸轩再次开口,“曦儿啊,刚才的事情我都承认我不对了,可是你也不能全部都怨我啊,因为你说的朋友二字实在是太伤人了,我就是想跟你证明一下我们根本就不是朋友关系而已。”

    丰逸轩确实是被那两个字给牵引了情绪,不过早在院子里云曦坐在他的腿上的时候,他就想一亲芳泽了,这次抓住机会当然是没有放过。只是没有注意时间和地点,而且好像还有些太粗暴了?

    事后看到云曦转身离开,丰逸轩想了好多,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影响二人之间的感情,好多事情还是说开为好,所以他这才跟着过来。不过看到云曦的脸上还算平静,已经没有刚才那份流泪的委屈,他的心中就好受了很多。

    至于刚才做的事情,他一点都不后悔,就算是现在说自己做错了他也不后悔,因为曦儿那样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让他十分的愤怒。

    这样也好,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开,否则曦儿一直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丰逸轩一个心思接着一个心思,已经开始在琢磨着如何最快得速度将娇妻娶回去呢。

    丰逸轩这样歉意的口吻连着说了两次,云曦不得不回头,能让一个帝王亲自低声下气得跟她道歉,这也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了吧。云曦明白,可是有些话却要说清楚。

    “逸轩,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有些事情确实需要说一下了。”

    听到云曦的话,丰逸轩的心中一个咯噔,联系到云曦刚才流泪的画面还有那平静的眼神,他总觉得有一种不安。

    他随即上前拉着云曦的手,“曦儿,我是不会放开你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属于我的,我绝对不允许你现在推开我!我不允许!”

    丰逸轩声音虽然不大,可是却十分的有力量,语气之中带着不容拒绝,脸上的神情更是十分的肃穆,跟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男子完全不同,而且周身的气势十分的明显,帝王之气显露无疑。

    丰逸轩突如其来得举动让云曦有些震惊,接触了这么久了,她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霸气外泄气势全开的丰逸轩,这样郑重其事的告白让她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

    云曦没有推开丰逸轩的手,反而主动将自己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柔声说了一句,“逸轩,你想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这句话算是给了丰逸轩一个定心丸,最起码云曦并不是说分开的事情的,而且看她的表情和语气应该是跟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的吧。

    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开云曦的手,不太确定的询问了一句,“曦儿的意思是想说什么?”

    云曦看到丰逸轩有些紧张的神色,心底的触动更加的明显。她是何德何能得到一个帝王的如此对待?如果她再没有任何的回应,是不是会遭到报应啊!

    想到此云曦脸上忽然扬起了笑容,“逸轩,以前我曾经说过等我父母的事情结束之后给你一个准确的答复,你还记得吧?本来我是打算等过几日事情都结束了找机会跟你谈的,谁知道今日正好凑到了一起。”

    丰逸轩看着云曦的眼睛,“那么,曦儿,你的答案呢?”

    云曦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一字一句的说:“红尘攘攘,我只倾一人心,若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君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此言一出,丰逸轩的脸色忽然露出了光彩,那种流光溢彩的光亮,那样明亮的眼神,看的云曦心头又是一跳,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妖孽了!

    “曦儿,你说的是真的?这个是你的真心话是不是?是不是?”

    丰逸轩仿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样,直接询问了两遍,看的云曦内心只想摇头,这还是那个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么?怎么此时觉得有些傻乎乎呢?

    可就是这样傻乎乎的表情让云曦的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罢了罢了,她这辈子就是陷入这样的深情之中不可自拔了!

    云曦非常郑重的点头,“是,我的陛下,你没有听错,还需要我重复一遍么?”

    云曦好笑的回答了一句,谁知道下一秒丰逸轩就十分不客气的回答,“那好,曦儿就再重复一遍吧。”

    “好话不说二遍,你休想让我再说!”云曦哪会不知道丰逸轩的心思,怎么会顺从他的意思,那样的话虽然是她的真心话,可是到底有些难以启齿好不好。如果不是今日机会正好,恐怕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呢。现在让她再说一遍,那比杀了她还要难受,尤其是在这个男人一脸兴奋的目光之下!

    丰逸轩看着云曦不自在得神色,自然明白她的羞怯,而他却爱死了那种羞怯。于是他直接站了起来,一手将云曦拉入到自己的怀中。

    云曦本来想挣扎,可是被他温暖的气息吸引,想到这里是房间也没有外人,所以干脆柔顺的握在他的怀中。

    “曦儿,刚才的话是我听过最美好的语言了。君若不离我定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曦儿,谢谢你对我说这样的话,遇到你一直都是我最大的幸福。不管我的身份如何地位如何,在我的心中始终只有你一个人,以后也只会有你一个女人,这是我对你的承诺。我知道说这个话你可能会有疑虑,可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未来的路也许还有不平,希望曦儿一直会站在我的身边,携手走过一生。好么?”

    丰逸轩的话十分的朴实无华,可是却说的真诚无比,云曦不自觉的再次流下泪水。

    丰逸轩这次没有担心,因为他知道这是激动的泪水,从那一双清澈的眼神之中他能看到曦儿的心动和感情。

    原来不知不觉之中,曦儿也对自己用情至深,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傻瓜,说什么你都哭,你看看你今日都哭了多少回了,这眼睛都肿了,曦儿,我以前怎么都不知道你原来这么的能哭啊!”

    温柔的擦去脸上的泪水,丰逸轩看着云曦有些红肿的眼睛,心疼的说了一句。

    云曦贴在他的胸前,声音有些沙哑,“还不是都怪你,刚才是你惹我哭的,现在又是你!”

    “好好,怪我都怪我行了吧,别哭了,对眼睛不好,你看你眼睛都肿了,明日该疼了,到时候受罪的还不是你。”

    云曦眨眼,刚刚哭泣过的眼睛十分的清澈,仿佛如世间珍宝一般惹人怜爱。

    丰逸轩就是看到这样的云曦,不自觉的低下头吻住了那个让他流连忘返得唇瓣。

    由于刚刚倾诉了感情,两个人之间的窗户纸一下子都捅破了,压抑许久的感情仿佛如开闸得洪水一般汹涌,不可抑制。

    由于云曦的回应,丰逸轩只觉得浑身发热,单单一个吻根本就不能满足他的要求,所以他强制结束了这个吻,一把将云曦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剧烈的呼吸着。

    云曦不是不懂他的反应,只是这个时候她是真的不能说其他的啊,只能慢慢的等着他逐渐的平复,不过听到他剧烈的心跳还有僵硬的身体,云曦的心中不由得好笑,话说这个男人的自制力还真的不错,这个时候还能控制的住,因为她刚才都差点意识恍惚了呢。

    听到云曦低低的笑声,丰逸轩搂着云曦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声音低沉,“曦儿,很好笑么?”

    云曦赶紧摇头,剧烈的摇头,“没有没有,一点都不好笑,我只是想到了其他的事情而已。”

    “在我的怀中你还能想到其他的事情?!你说说你刚才想的是什么事情?”

    “呃”

    云曦无语,她刚才不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嘛,这个丰逸轩是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她抬头看向丰逸轩,发觉他眼神之中的笑意,才知道这个男人又在逗自己了,顿时觉得自己的智商真的是很有问题,怎么每次都败在这个男人的手下呢!以前她还觉得自己很聪明呢,可是自从遇到这个男子,她就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真是人比人得气死人啊!

    “曦儿,我们必须尽快成婚。”

    丰逸轩忽然很严肃的说了一句,云曦忽然一愣,这节奏是不是太快了,这两个人的感情才刚刚说透啊,怎么一下就跳跃到成婚了呢?

    再说他一个皇帝想要成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吧。

    “呃是不是太快了点?不是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解决么?”

    丰逸轩又是十分郑重的说了一句,“曦儿,我会尽快的将所有的事情解决了,因为我实在等不及了。”

    云曦眨眼,等不及?什么意思,这两个人目前感情稳定,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她又跑不了,怎么会说等不及呢。

    看到云曦傻乎乎的模样,丰逸轩心中的爱恋陡然升起,他轻身贴近云曦的耳朵,轻轻的说了一句,“曦儿,不明白我的意思么?我说的等不及是说”

    热气在云曦的耳边缠绕,她的脑筋一下子联系到丰逸轩刚才的反应,还有现在要说的话,忽然福至心灵,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脸色爆红的云曦忽然一下子准备推开丰逸轩,可是还没有推开,丰逸轩接下来的话就说了出来,“我是说我怕被憋死”

    云曦一下子将丰逸轩推开,眼神有些慌乱,这个人真的是什么话都敢说啊!不是说古人都十分的含蓄和唯美么,怎么她遇到的这个人如此的豪放呢,比她这个现代人还要开放,简直是百无禁忌啊!

    “你你这说的是什么啊,你看看你还像是一个帝王么?”

    丰逸轩伸手将云曦再次搂入自己的怀中,感受着那淡淡的清香,哪怕此时心潮澎湃,他也甘之如饴,这就是他想要赶紧成婚的原因,因为他真的有可能被憋死啊!

    “曦儿,食色性也,人之常情,何必害羞呢。”

    “你还说!”

    云曦有些恼怒的瞪着丰逸轩,嗔怒的模样让丰逸轩又差点控制不住。哎,他觉得自己好可怜哦,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加可怜的帝王了么?

    “好好,我不说了。说点其他的吧,曦儿,刚才为何要哭泣呢?我刚才弄疼你了是不是?对不起,刚才我有些失态了。”

    丰逸轩轻轻的揉着云曦的唇瓣,那里已经微微的肿了起来,不过看起来娇艳欲滴,十分的惹人怜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再吃一口。

    云曦趴在丰逸轩的胸前,摇摇头,“没事,已经不疼了。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流泪,也许是觉得有些疼,也许是觉得你那个时候太粗鲁了,反正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听到云曦的解释,丰逸轩的心中总算是彻底放了下来,他可不希望曦儿以后会记得这件事情,刚才毕竟曦儿哭了,他的心中一直疑惑着。不过他现在也十分的感激那些眼泪,如果不是这次哭泣,恐怕他还得不到曦儿如此珍贵的回答。

    不管怎么说,只要曦儿的心中没有任何的芥蒂就行,两个人在一起大约就是需要这样互相的坦然吧,丰逸轩虽然没有跟人相处过,可是却懂得如果两个人在一起误会太多,到时候一定会影响感情的。

    “曦儿,是我刚才不对,没有注意方式,以后我一定注意改进,你放心。”

    云曦很不雅的翻白眼,这个男人,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节操了,简直没救了好不好!</td>
① 精彩小说《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作者:岁月如水)及有关此小说《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耕田人家:陛下宠妻有瘾》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