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架空 >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 >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089 不要怕,有本王在!(万更求订阅)

作者:浅夏芸    

    锦瑟一直站在门边,直到她们手捧着珍宝恭敬的站在一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

    走上前,一一看着这些侍女,视线在移到她们手中的物品,随即困惑的问道。

    “你们现在,要做什么!”

    “启禀冥后,今日您要参加蟠桃大会,奴婢们奉冥王的吩咐替您梳妆打扮。”

    瓦特!

    梳妆打扮?

    这些话让锦瑟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冥王,那不就是楚珩吗,对了,今天是要参加蟠桃大会,可是为毛要打扮。

    她一点也不喜欢化妆,脸上涂得那些东西让她感觉很难受,而且化妆会让毛孔堵塞,她不要。

    就在她准备要拒绝的时候,侍女们却已经开始行动了,其中两个人将锦瑟按在了梳妆镜的面前,其他的人也开始准备了。

    “唉,不是,你们……”

    锦瑟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却看见其中一个侍女拿了胭脂就往她的面容擦去,瞬间,那胭脂的味道让她不禁蹙起了眉头。

    好呛人!

    其实这个胭脂的香味挺好闻的,淡淡的清香,萦绕在她的鼻尖,但是她实在不喜欢这些东西抹在她的脸上。

    她迅速的伸出手,拦在了准备继续给她擦胭脂的侍女手上。

    “停停停!”

    “冥后,怎么了吗?”被拦了下来,侍女有些不解,询问着锦瑟。

    “我不喜欢这些,能不能不要涂!”指了指她手中的胭脂,锦瑟的小脑袋也跟着摇了摇头。

    明白了她的意思,侍女轻声的说道,“冥后,蟠桃大会是宫廷盛宴,绝对不可以马虎,要是妆容不得体,就是对王母娘娘的不敬。”

    侍女的解释让锦瑟有些无语,这是第一次听说,妆容不得体就是不敬,这是什么鬼道理。

    “那你擦吧擦吧!”锦瑟有些无精打采了,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眸,任由她们在自己的脸上抹来抹去的。

    不化妆,就是大不敬,照这么说,如果要是不化妆,那岂不是不能出门见人了?

    看到锦瑟有些不开心的模样,侍女想了想便说道,“冥后,您放心,奴婢帮您把胭脂擦得淡一些。”

    “好啊,谢谢你了!”

    之后,那些侍女全都在锦瑟的身边打转着,化妆,梳发,一系列的动作让锦瑟的瞌睡虫再次来了。

    就在她点着小脑袋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耳边传来了一道声音,“冥后,可以了!”

    这一道声音传进了昏昏欲睡的锦瑟耳中,蹙眉睁开了眼眸,当看见铜镜中的绝色容颜时,她自己也看得呆住了。

    只见以往素面朝天不施脂粉的她,此刻化了一个精致的妆容,让她原本就绝美的容颜更加的如梦如幻,倾城倾国也形容不了此时的她。

    “她……是我?”

    锦瑟语气染了一些不可置信,她不敢相信自己原来可以美成这样,真的很美,一切美好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

    镜中的她原本披散下来的发丝盘成了一个复杂但是很好看的发鬓,发间一支璀璨的琉璃簪,映得面若芙蓉。

    精致心形般的脸蛋上,薄施粉黛,眉若远黛,白希滑腻的面颊犹如刚剥壳的鸡蛋,让人心生喜爱怜惜之情。

    一袭紫色束腰薄纱罗裙,勒出她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冰肌玉骨,莹亮如雪,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入骨的媚意。

    “冥后,您真美!”身后的侍女全都不约而同的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

    这些声音让锦瑟回过了神,微转过头,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这样是不是感觉有些奇怪!”

    此时此刻,她感觉都已经不像自己了,还有些不太习惯。

    “很好看!”

    就在侍女们准备出声夸赞锦瑟的时候,突然门口处传来了一道魅惑人心的嗓音,看过去,正好看见楚珩背着光走了进来。

    一如既往的黑袍,今日的他一头耀眼的银发高高的束起,立体的五官如刀刻般俊美,整个人也发出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狭长带魅的眸光,不自觉给人一种压迫感。

    这样的他,让锦瑟的心再次不受控制的狂乱跳动,似乎要从口中跳出来似的。

    她想要移开眼神,可是这个男人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让她的目光不舍离开。

    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很好看,她的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让她整个人都很愉悦。

    楚珩自进来之后,眼神就一直停留在锦瑟的身上,不曾离开过,看到今日美艳动人的她,眼底飞快的划过了一抹深不可测的光芒。

    其实他很早就站在了门口处,当看见她从原本的绝美变得更加的倾国倾城,以往波澜不禁的深邃眼眸划过了一抹惊艳,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美。

    看着她就像是耀眼的明珠一般,他再次感觉到沉寂的心微微的有了浮动。

    只是这一次,因为这样的感觉他不再觉得陌生,他知道,只有在面对锦瑟的时候,他的心才有了异常。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理清对她究竟是什么想法!

    可是他慢慢的发现了,以往他的脑海中全是婉希的身影,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婉希的身影渐渐变得淡薄了,取而代之的全是锦瑟的身影。

    而且他也感觉到了,跟她一起的感觉和婉希完全不同,面对婉希的时候,他有的只有怜惜还有想要保护她的想法。

    可是在面对锦瑟,他的心里很复杂,那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让他感觉有些无措,让他一时也说不清楚。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在乎吗?

    所以当她提出要分手的话,他会感觉很生气,怒火在体内不停的叫嚣着,想要爆发出来。这就是在乎?

    这一刻,男人的神情变得有些茫然了,随即眼眸紧闭,将这抹情绪从心间抹去,迈起步伐,向前走去。

    男人的步伐很稳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锦瑟的面前,近距离看着她的绝色倾城的容颜,眸底深处划过了一抹暗光。

    “你怎么来了!”

    努了努嘴,锦瑟瞳孔深处闪过了一抹不自然,她强迫收回了视线,再次看向铜镜中的自己。

    在面对这个男人,她的心是止不住的慌乱,心跳也咚咚咚的作响。

    听见了她说的话,男人并没有开口,挥手让那些侍女下去之后,踱步走到了她的身后。

    两张同样绝世的容颜刹那间在铜镜中显现出来,男人的眼眸深晦莫测,女人的眼眸如宝石般明亮耀眼,镜中他们的眸光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来看看本王的冥后有没有准备好!”

    嗓音蛊惑的撩人,让锦瑟的心头颤了颤,她一瞬不瞬的看着镜中反射的男人,红唇因为紧张微微抿着。

    楚珩站在锦瑟的身后,很自然的看见了她有些僵硬的身体,薄唇勾起了一抹清淡的弧度,随即前倾着身子,薄唇勘勘的擦过了她的耳际。

    “你在紧张?”

    此时男人的距离很近,仿佛只要稍微往前,就可以轻吻到那张绝美的侧脸,炙热的呼吸随着说话声全数喷在了锦瑟的面颊上,让她感觉到了一阵燥热。

    有些不自在的别开了脸颊,看着另一个方向,“谁紧张了!”

    话落,她自己都有些感觉这句话不可信,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猛然站起身子,将楚珩往一边推了推,“离我远些!”

    说话的语气有些凶恶,但是仔细看来,会在她的神情中看出了一丝丝的不自在。

    男人随着锦瑟的力道后退了一步,当看见她此时的模样,好看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随即说道,“时间不早了,出发吧!”

    “哦!”

    垂眸应了一声,锦瑟看也没有看楚珩一眼,率先走了出去,只是身后那如影随形的目光让她有些寸步难行,心慌意乱。

    锦瑟!

    看着前方逃也似离开的身影,男人的神情蓦地变了,以往的面无表情此时却带了一抹坚定,唇角也上扬了一抹与平时完全不同的笑意,这是发自内心的。

    既然已经确定了,那么对于她,他势在必得!

    到了门口,才发现那道目光不见了,锦瑟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当看见眼前的情形的时候,瞬间愣在了原地,红唇微张,傻傻的看着眼前的马车。

    只见一辆富丽堂皇,华贵的马车,停在她的眼前,马车的周身还萦绕着淡淡的金光,像是为马车镀上了一层晚霞的朝衣一样,美丽至极。

    在马车的前方,是由四匹通体雪白的白马控制着,那几条缰绳也是隐约散发着金光,用锦瑟的话来说,这辆马车就是极品。

    “哇,真美啊!”

    这句赞叹的话从那张樱桃般的红唇轻声吐出,她缓步走上前,围着马车走了一圈,最后停在了这四匹白马的面前。

    看着这些漂亮的马儿,锦瑟精致的面容缓缓扬起了一抹动人的笑意,伸出纤细的指尖,轻轻的放在了马儿雪白的脑袋上,温柔的抚摸着。

    随后出来的楚珩看见的就是这样的一副场景,那张倾城的小脸上散发着朝气蓬勃,动人的笑意,素白的小手抚在马儿的身上,同样的雪白,让人有些看不清她的手究竟在何处。

    勾唇扬起了一抹轻笑,衬托的那张俊美的容颜更加的邪肆魅惑。

    这淡淡的笑声传进了锦瑟的耳中,她的面颊一红,迅速收回了手,背对着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臭男人,是在嘲笑她吗?

    锦瑟心里有些愤愤不平,但是她也没有吱声,因为她听见一阵阵的脚步声正向自己走来。

    心猛然悬了起来,紧张的情绪传遍了她的全身,就在她身体有些僵硬的时候,男人欣长的身材越过她,上了马车。

    “还不上来?”

    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砸进了锦瑟的耳中,抬起眼眸,正好看见他已经慵懒的坐在了马车上,在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个空位。

    看了看已经闭上眼眸的楚珩,在看了看这辆马车,难道他们就是坐这个上天庭?

    就在锦瑟有些愣神的时候,男人再次催促了一声,她不再耽搁,拎起裙摆就上去了,然后坐在了他身边的空位上。

    也许是因为有些不自在,她稍稍往一边挪了挪,两人之间空出了一丝缝隙。

    “王!”

    锦瑟刚刚调整好自己的坐姿之后,从从远而近传来了一道娇柔的嗓音,细细听来,还带着一抹急躁。

    来人正是染颜,自从上次从锦瑟的紫瞳苑离开之后,她一直都没有见过楚珩,心里很着急,可是也没有办法,她知道王不喜欢别人缠着他,只能压抑着自己心中的焦急。

    可是这次,她听说从不参加宫廷盛宴的他居然准备出席,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他居然带了锦瑟,而没有带她,这让她再也无法忍受了。

    为什么,以往王都来不会将多余的目光放在锦瑟的身上,可是现在怎么全都变了,难道王真的已经开始在乎那个女人了吗?

    不,不可能的,她一定要夺回王!

    知道今天他们就要上天庭,她急急的赶来,一眼就看见了已经坐在了灵马宝车上的楚珩还有锦瑟。

    当看见锦瑟此时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心里的嫉妒快要将她淹没了,但是她不得不装作无动于衷,快速的来到了楚珩的面前。

    而锦瑟也看见了匆匆而至的染颜,她没有忽略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狠厉,见此,红唇上扬了一抹讽刺的弧度,随即,她学着楚珩,闭上紫眸,眼不见为净。

    “王,您是要去参加蟠桃大会吗,可以带颜儿一起吗?”

    语气带着恳求,染颜炙热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男人那张俊美如天神的容颜,希望他可以答应自己,可是……

    “灵马,走!”

    男人慵懒的靠在后背,看似慵懒却十分的优雅,那雕刻般的俊颜没有一丝表情,恍若染颜的出现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淡淡的轻启薄唇,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起伏,就像是平静的湖水泛不起一丝波澜,从刚才染颜出现至现在,那双黑曜石般的深邃黑眸一直没有打开。

    不可置信般的,染颜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骤然瞪大了眼眸,不敢相信王居然真的这么狠心,就在她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灵马已经带着他们瞬间消失在了她的面前。

    “王!”

    不甘心的朝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大声喊着,可是已经没用了,灵马是天地间的神兽,速度非常之快,此刻恐怕早已在九天云霄之间了。

    染颜站在原地,目光狠毒,紧紧的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一双贝齿紧紧的咬着唇瓣,咬牙切齿的吐出了两个字,“锦瑟!”

    ……

    此时灵马宝车正遨游在云朵之间,锦瑟一脸稀奇的看着周围,她抓着马车的负扶手,灵动的紫眸圆溜溜的转动着,简直不敢相信,她也会有上天的一天。

    看着周围飞来飞去的众仙,眼中全是惊喜的神采,太好了,今天她可以见到好多的神仙,要是可以让他们签名,若是回到了现代,估计也是能值不少钱的。

    就在锦瑟想的美滋滋的时候,在她身边原本一直紧闭双眸的楚珩蓦地睁开了眼,眸中的光芒令天地间都黯然失色。

    侧眸看向一边的她,当看见她精致的容颜上全是惊奇的神色的时候,深邃狭长的眼眸中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笑意。

    此时兴奋中的锦瑟压根就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眼神,眼花缭乱的看着周围的场景。

    “你快看,那是观音菩萨啊!”

    锦瑟异常的激动,刚才在她身边飞过的是一身白纱的女子,虽然一闪而过,但是她却清晰的看见了她左手中的杨柳瓶,不就是观音菩萨的标志吗?

    雾草,她居然有幸看见了观音菩萨,老天啊,她有一种晕晕的感觉了。

    一路上,锦瑟都在惊奇不已,终于,灵马宝车来到了南天门,停了下来。

    “到了!”

    身边传来的淳厚低沉嗓音终于让锦瑟回神了,那双绝美的凤眸里还残留着惊奇,她转过身,这才看见楚珩从另一边已经下了马车。

    见此情形,她也跟着下了马车,灵马不愧是宝马,当看见两人都下去了,瞬间扬蹄嘶吼了一声,朝着天际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进去吧!”侧眸看了锦瑟一眼,楚珩负手而立,像是在等着她。

    “哦,来了!”

    顾不得观赏,锦瑟飞快的来到了楚珩的身边,仰头看着他动人心魄的侧脸,“我们现在要进去了吗?”

    “对!”

    这一声回答让锦瑟的目光仍然停驻在他的俊颜上,她感觉今天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今日的他格外的温柔。

    要是以往,他不会回答自己的问题,而且也不会等她,肯定会率先先走进去,可是今天……

    就在她失神的看着男人的时候,突然他转过眼眸,狭长带魅的眼眸直直的对上了锦瑟的瞳孔中,两人谁也没有移开眼神,就这么对望着。

    当看见锦瑟眼中略微迷离的时候,男人的眼眸轻闪了一下,随即开口,“走吧!”

    这一声终于让锦瑟回过神,她蓦地垂下了脑袋,可是就在此时,身侧的小手突然被一只略带凉意的大掌轻轻的握住了,两人掌心相碰,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

    “你……”

    因为诧异,锦瑟蓦然抬起了眼眸,却发现男人的眼眸一直在看着她,这样炙烈般的目光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感觉变了!

    就在她想要挣脱开来的时候,从正前方传来了一道清脆悦耳的嗓音,让她不自觉的看了过去。

    “珩哥哥!”

    此时在她的眼前,飞来了一个身穿缕金百蝶穿花云锻裙的娇俏女子,一头繁复的发鬓,衬托的她更加的娇俏可人。

    那张柔媚的面容上全是止不住的笑意,一双灵动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前方,似是在她的眼中只能看见她想要见到的。

    只是她口中的珩哥哥,难道是他?

    想到此,锦瑟再次将眼眸转向男人,清晰的捕捉到了他因为看见那个娇俏女子时候的不耐烦神情,眸光也逐渐变冷。

    那个女子是谁,让他这么不喜?

    就在锦瑟很不解的时候,娇俏女子已经落在了楚珩的面前,娇美的容颜上全是激动的神情。

    “珩哥哥,你终于来了,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

    寂夏的语气满是惊喜,上次她送请帖的时候,当听说他会来,着实激动了好几天,今天,她很早就开始等待了,终于等到了。

    原来,真的是喊他!

    锦瑟一副了然的模样,只是在听到这句娇滴滴的珩哥哥三个字的时候,她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还有由心底发出来的不悦的感觉。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花花公子,也是,那张绝世的容颜谁不为他倾心?

    思及此,锦瑟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她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是无奈男人抓的很紧,无法挣脱。

    没办法,他不松开她,她只能站在那里。

    惊世潋滟的紫眸看着面前的他们,眸中染上了一抹趣味,既然不能离开,那么就当看一场好戏吧。

    她真的很好奇,这个女子究竟是谁,看现在这个情况,应该是他的爱慕者!

    “公主,请让开!”

    寂夏的兴奋和楚珩冷冰冰的神情完全成了反比,那双深邃没有一丝波动的眼神看了寂夏一眼之后,拉着锦瑟的手就准备往前走去。

    可是……

    “珩哥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寂夏一脸幽怨的拦在了楚珩的面前,不让他离开,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这么努力的去追求自己的所爱,他就是不感动。

    被拦住了去路,楚珩那张俊美的容颜上全是不耐的神情,薄唇也因此紧紧的抿着,眉心紧紧的蹙起,可见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公主?

    在锦瑟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眸中有些诧异,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是个公主,啧啧啧,看来这个男人艳福还真不浅,一个公主对他这么死心塌地的。

    原本锦瑟是不准备插嘴的,可是当看见许多神仙都陆陆续续的进去了,只剩下他们还站在这南天门的入口处,实在不好看。

    咽了咽口水,轻声的说道,“我们……该进去了吧!”

    这可是蟠桃大会,可不能迟到,她还等着要吃蟠桃呢!

    就是这句话,让寂夏的目光骤然转向她,当看见那张倾国容颜的时候,眼眸闪过了一抹嫉妒,随即愤怒的开口。

    “你是谁!”

    这句话问出,她才发现,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女人居然站在珩哥哥的身边,最让她嫉妒的想要杀人的是,珩哥哥居然还牵着她的手,她到底是谁!

    此时此刻,她恨不得上前撕了她那张比她还要美丽的面容,原本她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己的样貌,可是现在,在锦瑟的面前,她感觉自己就是一个笑话。

    她不允许有任何人比她还要美!

    “我……”

    没想到一开口居然引来了这么愤恨的目光,锦瑟感觉自己着实无辜,她只是想提醒他们不要迟到,这样也有错吗?

    无语的努了努嘴,当寂夏看见锦瑟这个态度的时候,更加的火冒三丈,“你到底是谁,见到本公主为何不行礼!”

    可恶可恶!

    珩哥哥一向都是不近女色的,虽然他成亲了,但是她知道他不喜欢那个女人,原本以为只要努力就一定可以得到他的心,可是现在……

    究竟在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她不知道的女人,还得到珩哥哥如此的对待!

    怒火中烧的眼眸很恨的瞪着两人相牵的手,恨不得上前将他们分开,珩哥哥是属于她的,谁也不能靠近!

    “我……”

    就在锦瑟不知道怎么开口解释自己的身份,突然身边的男人蓦然伸长手臂,宽厚的掌心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将她带进了怀里。

    “本王的冥后,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礼!”

    楚珩牢牢的将锦瑟扣在自己的怀里,高大欣长的身侧和怀里娇小紧紧的贴合着,深邃的眼眸全是坚定的眸光,犹如磐石,谁也改不了的坚定。

    就是这一句低沉宣誓的话语让锦瑟愣住了,她一动不动的靠在男人的怀里,耳边充斥着全是这誓言一般的话语!

    微微抬起眼眸,从下方看,只能看见男人坚硬的下颚,这一瞬间,她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想要静静地靠在他的怀里。

    本王的冥后,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礼!

    不可否认,这句话就像是魔咒一般,不停的回荡在她的脑海中,她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是这么好听,就连唇角也扬起了一抹她毫不自知的轻浅笑意。

    此时此刻,男人身上散发的清淡幽香,全都飘进了她的鼻翼间,似乎有着安抚的作用,让她原本不平静的心骤然平复下来了。

    锦瑟满心的甜丝丝,可是寂夏却完全相反,她骤然瞪大着眼眸,不敢相信,这个绝美的女人居然就是冥后。

    虽然她知道珩哥哥娶亲了,但是并不知道所谓冥后的长相,她一直认为一定是长相不出众,所以才会不讨喜,可是当今天看见了,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

    如果以平常心来说,这个女人是真的很美,美的让人无法不心动。

    可是,在面对同样爱美的她的面前,她的美就是一种错误,因为她的美让她嫉妒。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珩哥哥对这个女人的态度完全就不是她所想的那样不在乎,若是不在乎,为什么会紧紧牵着她的手不松开。

    楚珩将锦瑟揽在怀里,看也没看寂夏一眼,直接从她的身边绕了过去。

    “珩哥哥!”

    看着楚珩就这样带着锦瑟头也不回的走了,寂夏站在原地,原本美丽的面庞此时微微有些扭曲,垂在身侧的双手也紧紧握起,细长的指甲掐进掌心也毫不自知。

    ……

    当已经离开了寂夏的视线,锦瑟像是才反应过来,看到自己仍然还贴在男人的怀里,面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你放开我吧!”

    停下了脚步,转眸看了锦瑟一眼,随即松手,只是右手还是紧紧地拉着她的左手。

    “走吧!”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传进了她的耳中,在他那双深沉不见底的黑眸中,她居然看见了丝丝的笑意。

    是她的幻觉吗?

    还没等锦瑟想到什么,男人已经迈起步伐了,她也不再说什么了,垂眸看了一眼两人相牵的手,眼中闪现了一抹动人的光芒,随即跟着楚珩一起往前走去。

    很快的,他们便来到了灵霄宝殿外,看着里面的载歌载舞,这一刻,锦瑟有些紧张。

    “等一下!”

    就在楚珩拉着她想要进去的时候,她蓦地停下了脚步,因为紧张,掌心也微微染上了一丝丝的汗渍。

    这道声音让楚珩顿了一下,随即转身,“怎么了!”

    “我……我能不能不进去了。”

    这句话说完,锦瑟忍不住在心里骂着自己是胆小鬼,可是这也不能怪她,待一会都是大场面,而她只是一个小人类,她怕会出错,到时候好丢脸。

    此时的锦瑟并没有发现,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习惯性的依赖这个原本她很是讨厌的男人了!

    楚珩并没有说话,只是以那双可以看透人心的深邃眼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薄唇轻启,“不要怕,有本王在!”

    既然是他带她过来的,就一定会护她周全!

    这句话刚落下的时候,锦瑟感觉天地间都变得寂静了,此时她周身围绕的全是这句话,不要怕,有他在!

    这句话,就像是动人的曲调,弹奏出了最美的旋律。

    今天,她发现这个男人给她的感动很多,之前的那一句‘本王的冥后不需要向任何人行礼’,这句话还没有消化完,又来了这一句‘不要怕,有他在’!

    这一刹那,她的眼中除了眼前这个男人,再也看不见其他,她也知道,从这一刻,她已经彻底的*,无法自拔了。

    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很快!

    在不知不觉,或许在某个你不在意的场景下,情愫已经慢慢发芽,在你感觉到的时候,已经长成了树苗,只等着开花结果了。

    “嗯!“轻轻的咬了咬红唇,重重的点了点头,抬眸定定的看着面前男人的俊颜,精致绝美的容颜上全是动人的笑意。

    既然无法克制,那就放任吧!

    ……

    天庭中的宴会甚是浩大,四处金光闪闪,腾壁辉煌。

    坐席上都已经坐满了众仙,只剩下靠前的一个位置还是空的,显然还有一个未到。

    “二公主,你来了!”

    一些年轻的男子在看见寂夏气呼呼的进来的时候,全都一哄而上的围在了她的身边,献着殷勤。

    “二公主,怎么脸色不好,是谁惹您生气了!”

    “是啊,就是是何人如此大胆,连我们最美的二公主也敢得罪!”

    “……”

    寂夏被拦住了去路,只能停下了脚步,听着身边的七嘴八舌,她忍不住的想要发火,但是又顾忌到自己的形象,硬生生的将这抹怒气咽下了。

    刚才楚珩和锦瑟两人相牵的场景狠狠的刺激了她,她真的好恨!

    那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她抢珩哥哥。

    本来就在生着闷气,突然那一句‘最美的二公主’再次刺激了寂夏,想到刚才所见到的绝世容颜,周身突然涌起了寒冷的气势。

    怎么可以,那个女人怎么可以比她更美,要是她出现了,那么她就不再是最美的了。

    想到此,寂夏的眼眸骤然变得凌厉,扫视了四周,随即冷哼一声,瞬间不见了身影。

    “咦,二公主怎么不见了!”

    “是啊,看样子,二公主今天好像心情不好!”

    “算了算了,我们回座位吧!”

    天庭虽说是神仙聚集的场所,但是和凡人也没什么差别,他们都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八卦。

    他们得到了消息,今天的宴会,楚珩也会来参加,顿觉惊奇不已,更加让他们好奇的是,他还会带着冥后一起出席。

    此时他们的神情都有些激动,想看看所谓的冥后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你们说,冥王的妻子是不是相貌不好看,所以至今从未有人见过。”

    “这个可不好说,论相貌,谁能比得上我们的二公主啊,那可是天人之姿,天姿国色啊!”

    “他们到现在还没有过来,是不是还忙着在家打扮呢!”

    “哈哈,看这话说的……”

    只一瞬,各种议论声,还有一些不明的笑意接踵而至。

    与此同时,楚珩拉着锦瑟已经来到了正门前,看了一眼前方的那些神仙,锦瑟暗自的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跟从着身边男人的步伐一齐走了进去。

    原本众仙还在讨论着,可是当看见门口走进来的一双人儿之后,全都双目圆瞪,嘴唇微张,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那个女子是谁,原本他们还在说最美的是二公主,可是当看到眼前的女子,他们有一种自打嘴巴的感觉。

    只见那一身紫衣的女子,缓缓而至。

    绝美的面容,用精致的妆容修饰着,让她更加的美轮美奂。

    紫色的瞳孔犹如紫宝石散发着动人的光芒,高蜓秀气的鼻梁,不染而赤的红唇,一头紫发高高的盘起,除了一根发簪,没有多余的装扮,但是就是这样的她,让所有人的眼中全都充满了惊艳。</td>
① 精彩小说《冥王毒爱溺宠甜妻》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冥王毒爱溺宠甜妻》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冥王毒爱溺宠甜妻》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冥王毒爱溺宠甜妻》(作者:浅夏芸)及有关此小说《冥王毒爱溺宠甜妻》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冥王毒爱溺宠甜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冥王毒爱溺宠甜妻》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