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言情 > 凤命难逃 > 凤命难逃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五百三十章 五秦晋之好

作者:舞惜    

    选秀一事尘埃落定,褚哲勋再一次以雷霆手段向群臣证明了他对苏诺语的独宠姿态。无论是宰相嫡女,还是太傅独女,皆以妾侍的身份下嫁。这让原本所有持观望态度的人心知肚明,当今圣上但凡不涉及到皇后娘娘,那么凡事皆好说,否则的话,结果不言而喻。

    经此一事,想来朝中再无人敢轻易在皇上面前提及选秀纳妃!

    朝野上下提及帝后,始知何为“伉俪情深”。一时间,帝后的鹣鲽之情传为佳话。寻常男子纳妾似乎也不似以往那般随意,更多地懂得了尊重结发之妻。

    而褚哲勋登基之后,勤政为民,深得百姓爱戴。正如雪玉合而为一之后显现的那话“得民心者得天下”,褚哲勋时时刻刻以此警醒自己。

    当然除了朝政,后宫有了更多令他分心、分神的事。虽是分心,却也甘之如饴。那便是独宠的皇后娘娘怀孕了!

    虽然自己本就是大夫,但苏诺语这一次却是有些大意。月事推迟了数日,她也并未察觉出不对劲。直到有日褚哲勋问及,她才想着把脉看看,谁知便发现自己已有近两月的身孕!

    这样的消息对于褚哲勋来说,自然是天大的喜事,但欢喜之余,他陷入了比之夜尘有过之而不及的紧张中……

    “这么大的事你竟没有察觉,每日里走路也是跑跑跳跳,行事大大咧咧,若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好?”乍闻喜讯,褚哲勋忆及昨日两人间还有过一次剧烈的运动,既悔之不及,又担心不已。当种种情绪交杂在一起,脱口而出的话便有些严苛。

    苏诺语也很委屈,她虽是大夫,可谁会有事没事地给自己把脉?再者说,昨夜是谁百般痴缠的?怎得食饱餍足后,就这样翻脸不认人的?

    其实月事迟迟不来,她心头不是没闪过这样的念头,可想着之前清然初有孕时的种种表现,她又很快便打消了这样的猜测。从怀孕至今,她既没有恶心呕吐,也没有胃口不好或是胃口大增,更没有昏昏欲睡,实在是和平日没什么两样。所以,也不怪她没有察觉嘛。

    迎上苏诺语弦然欲泣的双眸,褚哲勋有些后悔方才那么激动说她,连忙又放软了语气,颇为讨好地说:“诺语,你别生气,我不是怪你,我是担心你啊!”

    苏诺语嗔怪地看他一眼,想起前些日子清然的样子,眸中闪过一丝狡黠,故意板着小脸,哼道:“说得那么好听,其实还不是为了腹中的孩子?”

    褚哲勋被她一句话气得几乎要呕血,猛拍了两下胸膛,方才说:“诺语,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嗯?”苏诺语一时没反应过来。

    褚哲勋一脸哀怨地看着她:“你方才说那么昧良心的话,可不是要气死我?”

    苏诺语被他脸上那小女子般的哀怨震到说不出话来,半晌方才抬手摸摸他的额头,自言自语道:“难道得了失心疯?”

    这一次,褚哲勋彻底如放了气的气球,一点脾气也没有了。苏诺语见状,咯咯地笑出声来。褚哲勋无奈地摇头,无论如何,只要她开心就好。

    半晌后,褚哲勋感慨:“唉,我现在算是能理解夜尘的心情了!古人诚不欺我,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看着褚哲勋摇头晃脑仿佛老夫子的样子,苏诺语笑得开怀,却强自忍着,嘟嘴道:“既是难养,不要也罢!”

    “要我如何舍得?”褚哲勋见她起身欲走,连忙抱住,在她耳边低语,“诺语,我很开心!谢谢你!”

    “怎得突然说这么见外的话呢?”苏诺语亦轻声回话。每当褚哲勋这般温柔时,她便毫无招架之力。

    褚哲勋认真地看着她:“你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重要,曾几何时,我以为自己这一生也无法这样拥有你……甚至在梦中,我都只敢远远地看着你……”声音渐渐低下去,直至消弭。

    苏诺语心疼不已,眉头微微蹙起。她忍不住扪心自问,过去那些年里,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骄傲如褚哲勋这样的男人,竟会为了自己这般彷徨、不确定。若不是阴差阳错间她重生,岂不是会永远地错过他?

    “哲勋……”第一次,她伸手见他揽入怀中。

    褚哲勋难得脆弱,将头轻轻地靠在苏诺语的怀里,双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

    寝殿内,一片静谧而祥和……

    后宫独宠的皇后娘娘有了身孕,这样的大好消息在宫里自然是瞒不住的。当然,褚哲勋恨不能全天下都能与之同乐。不到一日光景,几乎合宫上下便都知道了皇后有孕、大朗王朝即将有后的消息。紧接着朝野上下便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京城上下百姓对此皆津津乐道。

    与苏诺语交好之人,自然是无比欢欣。白峰为了更好地照顾她十月怀胎,更是扮作太医,进宫照顾。这种久违的父女之情,令苏诺语既怀念又感动。终于又有了从前在家时,被爹娘呵护的感觉。每每面对苏诺语面上因此而来的笑意,褚哲勋都忍不住为自己的英明之举而鼓掌叫好。

    自褚哲勋登基便隐退的太妃,也在得知了这个消息时,也不时带着紫英往凤鸾殿走动。或是亲自做些可口的小菜,或是娓娓开导她偶尔的小情绪。在太妃身上,苏诺语亦感受到了熟悉的母爱。

    而清然那边,自从知道了苏诺语怀孕的消息,也是高兴得不行。苏诺语初有孕,胎尚不稳,清然却已是怀胎五月,正是稳的时候。两人以交流心得为由,走动频繁。夜尘为讨媳妇儿开心,隔三差五便亲自护送清然进宫,两人偶有聊到兴起时,甚至到了晚上也不愿分开。每每这时,便苦了褚哲勋和夜尘,两个大男人被赶出了房门,孤枕难眠。

    清然怀的这胎早在四个月的时候便被白峰断出是个男孩儿,苏诺语的这胎虽还看不出来,但两个小女人在商讨之后,毅然决定诺语这胎若是男孩儿,则为兄弟;若是女孩儿,则结成亲家。对此褚哲勋与夜尘都只淡淡一笑,并不表态。孩子们的事,自然得他们自己决定,不是吗?

    虽然中国自古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无论是褚哲勋还是夜尘,在婚姻大事上,都是自己做主,迎娶了自己心仪的女子。自然也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太过插手孩子们的事。至于那两个小女人,有孕者为大,她们开心就好。

    数月后,清然顺利诞下男孩儿。阮忠夫妇喜极而泣,抱着这来之不易的孙儿,乐得合不拢嘴。苏诺语看着那白白胖胖的男娃儿,心中更加期待她腹中的小公主。

    没错,白峰已经把脉判断出苏诺语的这胎是公主。原本白峰还担心褚哲勋得知了这个消息,会不开心。毕竟对皇家来说,皇子远比公主尊贵。即便是在民间,百姓们也往往更宠爱儿子一些。

    孰料褚哲勋得知消息后,非但没有一丝遗憾,反而直呼高兴。按着他的说法是,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长公主嘛,身份贵重,必定是爹娘的掌上明珠。

    白峰看得出来,褚哲勋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绝非为了哄他们高兴。而对诺语来说,只要是自己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是一样的。比起皇子,她显然更喜欢公主。毕竟与清然有约在先,小公主的到来岂非是缘分天定?至此,苏诺语更是常常出宫看望清然母子。

    得了儿子的夜尘得意忘形,每每在褚哲勋面前提及孩子那都是滔滔不绝,令褚哲勋好不嫉妒。

    终于,在褚哲勋以及众人的翘首以盼中,苏诺语迎来了分娩之期。苏诺语的分娩异常顺利,小公主更像是懂得体谅人心似的,几乎没让苏诺语受苦,便顺利出生。

    刚出生的小公主并非寻常孩子般皱巴巴的,反而生的白净,玉雪可爱,软软的一团,令褚哲勋爱不释手。当然他绝非是有了孩子便忘了媳妇的人。

    苏诺语生产那日,他一直守在身边,根本不顾及产婆“产房血腥不吉利”的言语,也不在乎自己九五之尊的身份,坚持要陪在诺语身边,陪她度过这个难关。孩子出生后,他匆匆看过一眼,便将更多的心思放在了苏诺语身上……

    “诺语,谢谢你!谢谢你!”褚哲勋激动得几乎难以成言,反反复复就是这么一句话。

    苏诺语躺在榻上,浑身乏力,状态却是不错,始终面带笑意地与他凝望:“哲勋,没能一胎给你带来皇子……”

    话未说完,便被打断,褚哲勋薄责:“说什么傻话!只要是你的,无论男女都是我的宝贝。”顿一顿,他又笑得开怀,“我刚看了咱们小公主一眼,那孩子的眉眼处很是像你,长大必定是个美人坯子。”

    苏诺语被他脸上那略带了一丝傻气的笑容,心底甜蜜不已。于她而言,有夫如此,如今又有了可爱的女儿,未来他们还会有可爱的儿子,这一生已是别无所求。

    在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波折坎坷之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各自有了各自最完美的归宿……
① 精彩小说《凤命难逃》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凤命难逃》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凤命难逃》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凤命难逃》(作者:舞惜)及有关此小说《凤命难逃》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凤命难逃》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凤命难逃》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