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主玄幻 > 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 > 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目录 个人书架  投票推荐  添加到百度搜藏 

第7章:苏言番外:再见

作者:梅枝细雪    

    第7章:苏言番外:再见

    从苍炎国到凌水国有些路程,但一路上游山玩水地走过去,时间到也不觉得久。

    一开始,姬清的心情很是复杂。

    苏言自然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动声色地开解,慢慢的,一点点的缓解着她的情绪。

    这一趟,他就是想彻底解开姬清心里的心结,不让她留下任何一点遗憾。

    前世姬清并没有能将柳菲救回来,成为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遗憾,这一生,也许他能避免这个遗憾,让她们姐妹不至于分开。

    终于到了凌水国,苏言并未一开始就采取行动,而是带着姬清在酒楼中住下。

    从房间中走下楼,刚一走到大厅的时候,姬清便听到一道声音传来。

    “你听说了吗?柳家的那个管家被废了,今日要在柳府门口斩首呢!据说他做出了猪狗不如的事情,居然对从前那位柳清小姐的姐姐下手,足足将那位小姐欺负了六七年呢!”

    “什么,什么,这究竟是什么回事,你快说说。”有人连忙问道。

    姬清脚步停住,冷眸扫去。

    “怎么了?”苏言明知故问。

    人都是他安排的,他不能解释他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姬清知道。

    “无事。”姬清摇头,却说道,“我们去那边坐吧。”

    她指的那个地方,刚好里议论这件事的两人很近。

    “好。”苏言点头。

    两人坐下来,便听得那议论正在继续。

    “那柳管家真是心黑,柳清小姐还在的时候就那么欺负她姐姐,现在柳清小姐不在了,据说对她姐姐更是残暴。还好不知道有哪位神秘高手发现了,将这件事于光天化日之下刻在柳府的围墙上,让柳府不得不处理。”

    “是啊,如果不这样做,柳家肯定恨不得藏着掖着,毕竟那柳菲姑娘只是一个普通人。可这样一样,必须要除掉那人了。”

    “听说太子殿下也有参与一脚呢……”最先爆料那人压低了声音,只是他声音再低,还是被姬清听见了。

    又听了一阵,那两人离开了,姬清的脸色犹如覆盖了一层冰霜,阴沉得不像话。

    所以,姐姐并不是真心要背叛她……是因为被柳管家逼着,被北堂轩给逼迫的吗?

    泪水,就这么滑落。

    姬清一直不相信,就算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她也不相信对自己犹如母亲一般的姐姐竟然那么狠心背叛她,不相信自己十多年的姐妹情的假的!

    现在有了一个答案,她心里的怨恨就这么烟消云散。

    这件事既然曝光得很多人都知道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苏言,我想……我想去查一下柳家的事情。”姬清看着苏言说道。

    她的眼神中有些犹豫,害怕苏言会问她为什么。他若是问,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然而出乎姬清意料的是,苏言并没有问。

    “你想查的话,也许我能帮你。”他清冷的声音说道。

    对上苏言清隽的黑眸,姬清点了点头,“谢谢你。”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的,但是她心里的感激却无以复加。

    心里有什么仿佛种子一样的东西在生根发芽,渐渐的,发生了连她都有些惊讶的变化……

    接下来的时间,姬清和苏言一直在调查柳家的事情。

    耗费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查出来的真相,不仅让姬清震惊,就连前世也了解过一些情况的苏言,也惊讶极了。

    柳家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干净的。

    整个柳家就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除了柳菲,没有一个无辜的人,甚至就连柳菲……在痛苦之中挣扎,她除了对柳清掏心掏肺之外,也并不是那么单纯无害。

    毕竟,想要在柳家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下来,没有一个人会纯洁无暇。

    “你想怎么办?”苏言问道。

    结果已经出来,现在只差解决了。

    “你能帮我吗?”姬清反问。

    “能。”

    “我想让柳家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姬清缓缓说道,“也许你觉得我残忍,但……这样一个毒瘤存在世间,只会让那些无辜的人遭罪。”

    柳家平日里的阴私勾当就做得不少,甚至柳老太爷还用很多无辜的人炼制傀儡,不知道有多少人惨死他的手中,成为了亡魂。

    “我不觉得你残忍。”苏言摇头。

    也许是他中毒太深,无论她做什么,他都只想无条件地站在她的身边。

    哪怕她跟天为敌,他也愿意为她逆天而行!

    “嗯。”姬清点头,清澈黑亮的杏眸中满是感激。

    行动很快。

    这么多日子以前苏言一直在精心安排,在柳家的水井中下了一种无色无味不易察觉的慢性毒药,为的便是对柳家的围剿。

    当夜色来临的时候,姬清和苏言窜入柳家的高墙中,两人犹如阎罗一般,将柳家那些罪孽深重的人都斩杀于剑下。

    无辜的下人,都迷晕了转移出去,然后一把火烧了柳府。

    熊熊火光映照在姬清的眼中,她黑亮的瞳仁中仿佛亮起了无数的火焰,让她的清冽的眼神看起来更加的无情。

    杀了很多人,可她的心却无比的平静,甚至平静得可怕。

    这样的自己,让她自己都觉得陌生。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她惊讶地抬眸,看到了苏言被火光染红的侧脸。

    不,不仅如此。

    他的耳根似乎都有些可疑的暗红。

    可姬清却听到他的声音还算镇定,他说道,“别害怕,别自责,这些事情都是我做的,再说,这些人也是罪有应得。就算以后会遭报应,我也会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不会遭报应,因为他们都该死。”姬清摇头。

    心里那种冷意消散,她看向两人交握的手,眼中泛起一抹暖意。

    没有挣开,她就这么由着苏言牵着她的手。

    ……

    柳家的事情告一段落。

    柳家的下人都散去,而柳菲……在征求了柳菲的意思之后,她改名换姓换了一个身份,开始了平平淡淡的生活。

    姬清想要相认,但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这样。

    既然姐姐以为她死了,那就让她这么以为吧……曾经的十多年中,姐姐为她付出了太多,以后,她也要过上为自己考虑的生活才好。

    在苏言的安排之下,有一些人在柳菲的身边生活,暗暗保护着她,时常将她的消息传到姬清的手中。

    这样的方式,似乎也很好。

    ……

    回到苍炎国,姬清和苏言之间的感觉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柳家的事情解决,这让姬清心里的心结彻底打开,整个人都变得更加通透起来,像是一块美玉洗去了灰尘,变得更加的夺目。

    心态,也好得很。

    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若是还感觉不到苏言的心意,那她就是个傻子了。

    所以,当苏言问出一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姬清其实是早有准备的。

    只是……

    “苏言,你是因为我和你心中那人长得很相似才喜欢上我,还是因为我只是我,才喜欢上我?”

    “当然因为你只是你……”苏言轻笑,声音清冷而温柔,“你去问我的同僚,他们都知道我以前从不亲近女子……我说你和我心上那个女子相似,其实,她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梦?”

    “嗯,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在梦里,那个女子是我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我一直爱着她,深爱着她……但是……”

    后面的事情,没有必要多说。

    他露出一丝苦笑,清隽的黑眸温柔看向姬清,“我现在知道,也许,曾经的一切只是为了现在。那个女人就是你,清清,虽然我……我记不清那梦里细节了,但我知道,那个人肯定是你。只有你才会让我如此心动。”

    “那……”姬清缓缓开口,在苏言紧张又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好吧。”

    她答应了。

    因为,她也心动了。

    对这个男人,从一开始的防备到现在的喜欢,似乎是水到渠成的。没有什么波澜,没有什么伤痛纠缠,就是这么自然而然的在一起。

    这样真的很好。

    姬清被赤须老人收为弟子,成为了上京城的天之骄女。而苏言年纪轻轻便突破到了万寿境,是苍炎国的第一高手。

    他们两人的婚事,自然是盛大得不行。

    十里红妆,唢呐齐鸣。

    红色的花轿被抬入苏言精心准备的府邸中,完成了一系列繁琐的、叫人激动不已的仪式之后,苏言终于站在新房中,挑开了姬清头上的盖头。

    这一刻,他的手都是在发抖的。

    世间的所有一切都淡化成为背景,他的眼中只有那个俏生生的,抬眸朝他浅笑的女人……

    两世执念,他终于将她娶到了。

    以后他会好好的对她,会珍惜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他感激上天,他在也不怨怼,这一刻,他只觉得死而无憾了……

    姬清觉得有些不对劲。

    面前的男人,似乎情绪很激动。

    她脸上收了笑颜,站起身看着苏言急切问道,“你怎么了,怎么……怎么哭了……”

    哭了?

    苏言下意识地抬手一抹,手心果然一片温热的泪水。

    “也许是太开心了。”他声音沙哑的开口,那双清隽的黑眸被喜悦激动的泪水打湿,让平日里清冷淡然犹如远山一般悠远的他,看起来很是沾染了几分凡尘气息。

    姬清抿唇笑。

    伸手握住苏言的手,她很认真,很慎重的说道,“以后,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

    “恩,一起。”

    深深凝视着面前的俏丽娇颜,苏言鼓起勇气,修长的手捧着姬清的脸,将颤抖的唇印在她的唇上。

    他不会亲吻,对男女之事没有一点经验。

    可是,也许爱人是人类的本能,当他拥抱着心爱的女人,本能教会他如何去做,如何去爱。

    衣衫一件件落在床上,床幔也被放下。

    一夜春情,婉转莺啼。

    姬清这才发现,不管再怎么清冷淡然的男人,在床上也能化身为狼。那股要将她拆骨入腹的劲头,几乎快要将她折腾散架了。

    好不容易在她的软语相求之下将她放过,男人却还一直将她抱在怀中,不容许她离开他的怀抱。

    姬清原本想争取一下睡得清净一点,可当感觉到苏言滴落在她颈弯的温热泪水,她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原本想要说出口的话都说不出了。

    这个男人啊……

    而苏言,抱着姬清娇软的身子,借着月色一遍一遍贪恋的看着她的容颜,有种仿佛身在梦中,不愿意醒来的感觉。

    她终于成为了他的妻子,成为了他的女人,成为和他相伴一生的人了……

    终于……

    现在他才知道,过去那些不愿意争取的念头,都是假装。

    他说他不想争取,因为不曾开始就不会有结束,因为他对男女之情并不在意,只要默默在她身边就好……现在想想,这是多么可笑的,只能欺骗他自己的谎言。

    只要能得到她,哪怕心伤到死又如何?

    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一刻,他真实的拥有了她。

    长长吐出一口气,苏言在姬清的侧脸落下一吻,温柔缱绻,只是……他再也无法入睡,一直睁着眼睛到天亮,也看了沉睡在怀中的女人一夜。

    ……

    婚后的生活,比姬清想象中的要轻松多了。

    苏言虽然有一个妹妹,但是苏绾并不和他们住在一起,她的婚后生活和之前一样,不过是修炼,跟着赤须老人炼丹。

    非要说什么不同,那便是以前一个人睡,现在是两个人睡。

    还有,男人的体力似乎太好了点。

    在苏言这么认真努力的耕耘之下,姬清很快便被诊出了身孕。

    当大夫连声道喜的时候,不仅姬清惊呆了,苏言也跟被雷劈了一般,平日里精明冷静的人一下变得木木呆呆起来。

    等到大夫离开,他这才猛地将姬清抱起来,心里的激动犹如海浪汹涌,恨不得仰天大笑就好。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姬清吓得连忙拍着他的手臂,“我现在已经……要是伤到了孩子,怎么办?”

    “对对对。”苏言连忙点头,小心翼翼地将姬清放在地上,紧张的看着她,“你有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

    “也没有那么脆弱啦。”姬清抿唇笑,“不过……我有点想吃你做的烤肉,行不行?”

    撒娇什么的,顺手拈来。

    “当然行,我这就去!”苏言立即点头,话音一落人便消失在了门口。

    姬清看着他飞快离开的样子,惊讶了一下,摇头笑起来。

    苏言跑出很长一段路,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到了远和山脉附近……对了,他是想在这里打猎一只兔子来着。

    他记得姬清特别喜欢吃兔肉,特别是烤得金黄酥脆的那种。

    可是……

    他没有用灵力,就这么朝着远和山脉跑去,发泄着心里的欢喜。

    他有孩子了!

    他有和姬清的孩子了!

    只有他一个人,泪水打湿了他整张脸,无言的狂喜几乎要将他吞没,偏偏他还乐在其中。

    终于跑进深山中,苏言大口大口呼吸着,肺腑之间的空气仿佛被榨干一般,有一种快要呼吸不过来,窒息的快意。

    他仰面随意躺在地上,那双清隽的黑眸中满是感慨,满是喜悦。

    如此的幸福,竟然不真实得像是一场幻境。

    可是,就在这时,他耳边突地听到一道声音,仿佛从虚空中响起,又像是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一般。

    “这……这不是天机八卦镜吗?”是一道陌生的男声,“好像能容纳灵力,还有点异样……要不要禀告上去?”

    “行,我们这就回去……”

    就这么短短的,叫人摸不着头脑的两句,却让苏言的一颗心从狂喜骤然变冷。

    他手脚冰冷,一张脸变得惨白起来。

    刚才眼中的喜悦,现在却都变成了患得患失的恐惧。

    那说话的人是谁,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他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个猜测,可是,他却不敢去细想。

    躺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他才蓦地朝着起身,下一刻毫无保留地将实力都施展出来,朝着苏家府邸飞掠而去。

    不要,千万不要是他想的那样!

    求求苍天,不要这么快,不要这么残忍地将他的一切收回,不要……哪怕只是一场梦,哪怕只是一个幻境,不要这么快……不要让他才感觉到幸福,却就这么轻易的失去……

    不要。

    不要!

    心里乱成一片,脑海中也一片空白,苏言用最短的速度赶到苏家的上空,直接降落在主院中。

    “清清,清清!”他大声疾呼着,声音里满是仓惶的紧张。

    “苏言?”姬清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你……”

    话还没有说完,姬清的眼神突地惊讶看向苏言的身后,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

    下意识的,苏言顺着姬清的目光朝着身后看去。

    他身后的一切,犹如泡沫一般,竟然在缓缓消散。

    消散了。

    就这么没了。

    就在这时,他又听到了一道声音,熟悉的声音。

    “阿烈,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另外一半天际八卦镜落在了山巅,为什么里面竟然囚着苏言的神魂,为什么?”

    是姬清。

    不……应该说是,真实的姬清。

    苏言猛地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女人,发疯一般地朝着她狂奔。

    然而,再怎么快,却也快不过整个世界消散的速度。

    “苏言……”朝着苏言伸出手,那纤细白皙的手还没有碰到苏言伸出去的手,那到娇俏的身影便犹如水波一般闪了闪,然后也犹如泡沫一般随着天地万物消散在苏言的面前。

    “不,不,不!”苏言后退一步,浑身颤抖。

    一股巨大的恐慌席卷了他的身体,让他瞬间变得萎靡脆弱。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的面前,再也不是苏家熟悉的庭院,再也看不到浩渺大陆的一切……他只能看到一片虚无,一片混沌。

    而他就站在这一片混沌中,又哭又笑像是一个傻子。

    彻头彻尾的,傻子。

    一个半路从美梦中醒来的傻子。

    傻子……

    ……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一个人,像是一块岩石一般,就这么沉寂地站在一片虚无之中。

    在这个过程里,他不时能听到一些熟悉的声音,但是他却始终没有回应。

    就像是,只要装作听不到,便能不接受现实一般。

    他一个人存在于虚空中,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想着那些甜蜜的过往,想到开心的时候,唇角会忍不住露出短暂的笑容,犹如石子打破湖面泛起的涟漪。

    时间流逝。

    某一刻,终于有一股巨大的吸力从虚无中传来,撕扯着他的灵魂。

    他没有反抗,只是轻轻闭上了眼睛。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

    命运……

    终于在这一刻又将他拉扯回了正途。

    那该死的,他无法反抗的现实。

    再次睁开眼,苏言首先听到了一道清甜的声音,“苏言,你觉得样?”

    一脸急切的姬清目光担忧而喜悦的看着他,让他一阵恍惚。

    拓跋烈也伸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北堂越好不容易又找到了一个天玄族的族人,给你炼制了这一具身外化身,虽然和以前的身体不同,但这身体也不错,你应该能适应。”

    苏言转眸朝着四周看。

    果然,那些熟悉的人都在。

    姬清,拓跋烈,那穿着一身绯红锦袍的应该是拓跋连云,北堂越,还有被北堂越牵着手的、一个乖巧可爱的小姑娘……明珠,靖宇……

    都在。

    他们都在。

    可是,他的那个她已经不在了。

    眼中露出一丝悲苦,苏言一言不发地转身,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朝着远处飞纵。

    曾经拥有过,他甚至不敢再看那人一眼。

    怕一看,便会泄露自己的心事。

    怕一看,心脏便会疼得受不了。

    怕一看,他便会克制不住冲动……

    怕……

    太怕!

    屋子里,姬清诧异地看向拓跋烈,“苏言是怎么了?怎么好像有些不对劲?”

    “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将姬清揽入怀中,拓跋烈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不要担心,我去找他谈一谈。”

    “嗯。”姬清点了点头。

    过了一阵,拓跋烈脸色难看的回来了。

    “怎么了?”姬清连忙问道。

    其他人也看向拓跋烈。

    “他走了。”将一张信纸放在桌上,“这一次,是真的走了,让我们不要找他……”

    姬清怔住。

    拿起纸,那清逸俊秀、入木三分的字迹的确是苏言的,可是……他真的走了?为什么要走?

    似乎看懂了姬清的诧异,拓跋烈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看他刚才那样子,似乎发生了很大的事情。让他自己平静一段时间吧,我相信,他会再回来的。”

    姬清也只能点头。

    拓跋烈能看出苏言的不对劲,她是心思更细腻的女人,自然更加清楚地感觉到了。

    如果苏言要时间平静,那他们就不去打扰他。

    只希望他能快点回归吧。

    龙魂谷外。

    一道青衫身影收回目光,清冷的声音从喉中溢出,带着几分悲伤,几分决绝,还有几分愧意。

    “再见。”

    (全文完)
① 精彩小说《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连载于玄幻楼,更多关于《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内容, 请关注玄幻楼。本站已开通手机(http://m.xuanhuanlou.net/)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作者:梅枝细雪)及有关此小说《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兽王强宠:逆天圣灵师》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